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王最】寻人启事(by界风+卷云)

就很好!!!谢谢卷云太愿意陪我写这个!!!卷云太真是太厉害了写得超级好(๑•́ωก̀๑)

卷云天:

*跟小风 @界风☆三伏天战士 一起玩的#双梗,找个人和自己一起搭伴写吧#小活动,选中了其中的“寻人启事”:一个离家出走,另一个满城寻找。


*前面最原视角是小风的OvO+,后面我负责王马视角OVO+


*小风记得转走哦!还有,小风写得超棒的!!(づ ̄3 ̄)づ╭❤~






by界风


-------------------------------☆




    作为这座小镇连接外部世界的枢纽,中央车站到了周末更是热闹非凡。


    最原以抛弃形象为代价好不容易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在吸入车站外新鲜空气的第一口时,他顿时感觉自己终于从死气沉沉的氛围中活了过来。


    入冬已经有一阵子了。天总是不阴不晴的,有的时候看起来干净清朗,但那只是错觉。大部分时间还是厚厚的云层占据了凌驾在所有人头上的宽阔又狭窄的空间,令人不自觉地烦闷起来。


    最原呼了一口白气,将在脖子上围了好多圈,花色亮眼但穿戴方式毫无美感可言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看样子今天要下雪。


    要说他为什么会知道的话,原因很简单。他的脚踝在突突地作疼——这意味着天气会变。 
    这是老毛病了。自打某一次委托他摔崴了脚却还执意奔跑抓捕犯人起,他那脚踝就总是发出骨头撞骨头的凄惨声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痛。去医院拍了片子也没发现什么所以然来,药涂了不知道多少种也没什么效果。虽然王马一直不停地让他去看医生,他还是以一些他自己听了都嫌弃的理由拒绝了。




    风吹得冷酷且凌厉,光秃秃的树枝虽然交叠在一起,但每一根枝条都显得形单影只。比起车站和购物中心,街上反倒人少。大抵都是窝在家里,钻进被炉,打打游戏,吃吃橘子,过悠闲自在的生活吧。


    王马大约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他有点变扭地哼了一声,在街上寻找起咖啡馆来。他几乎什么也没带,如果不是因为原来粗心大意在出门时随手捞起来的这件大衣里落下了几张面值还看得过去的钞票,他觉得自己得在街头做个流浪汉了。其实他如果想要找地方待的话随便找一个警署就行,那里不可能存在不认识他的人——但是他就是不想去,因为太容易被发现了。


    最终他停在一家街角的小咖啡馆前面。很安静,绝不引人注目。最佳地点。


    他推开门,玻璃门上的风铃叮当作响,柜台小姐姐亲切可人的声音温柔地传过来,屋内的暖气让他精神恍惚了一小会。



    “您要点些什么?”
    “黑咖啡,不加糖,请给我准备牛奶包。还有一份葡萄慕斯……啊。”
    “您怎么了?啊,葡萄慕斯不需要是吗?现在给您取消……”
    “呃,不……不用了,就这样吧。”
    


    最原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暗骂自己到了现在居然还在想着有关王马的事情。可见中毒之深,习惯害死人。
    他眼角余光瞄到柜台旁边的告示板,上面用可爱的字体写着今日鸡尾酒打折,根据旁边配着的图文来看似乎是为在冬日里孤苦伶仃的单身男性准备的。


    最原苦笑了一下。


    “再加一杯鸡尾酒吧,麻烦了。”


    店里干净整洁,这个时间客人不多。最原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随手从旁边书柜抽出一本书看了起来。这家店的老板似乎是一个很有情调的人,又是书又是酒,门外还种了一排鲜花,一眼看上去就能感知到人们口口相传的所谓幸福。



    东西端上桌,最原犹豫了一下,端起了盛着鸡尾酒的高脚杯。淡淡的蓝色和紫色界限分明,在最原的动作间轻轻摇晃着。


    因为最原怎么也不肯去看医生,王马从某天开始就在慢慢地教他喝酒。最初总是一杯下肚就开始说些乱七八糟的胡话,然后演变成不可描述的事态,到现在最原已经可以喝下一瓶清酒面不改色,当然精神上是什么状态又另说了。
    酒有两个很突出的作用。暖身,和麻醉。
    最原眯起眼睛,一点一点地嘬着酒液。舌尖的微苦让他皱了眉——他到现在还不太习惯酒精的味道。



    但是什么事都是这样,就算是苦的,喝下去就好了。
    ——喝下去就好了?



    他咽下最后一口酒,眼神往窗外飘过去。



    在这里可以看到小镇中心的大教堂。彩绘玻璃窗反射着光,昭示了历史的鲜艳和璀璨。有唱诗班站在教堂门口,身穿洁白制服的成员们尽心尽力地歌颂着上帝的美好。周围点燃的蜡烛照亮了他们,将他们笼罩在一片暖光之中,似乎真的会有上帝降临,宽恕世人的罪过。
    ——宽恕世人的罪过?



    仔细想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他在慌乱之中买错了票上错了车。他为什么会去买票?因为他想暂时离开原来定居的城市。他为什么想要离开?因为他要离家出走。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因为——



    因为他和王马吵架了,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王马小吉,这个人很烦,喜欢说谎,还喜欢管闲事,尤其是有关最原的事。但是这个人,这个人其实温柔的很,同为高中生他的生活自理能力比最原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虽然他的饮食习惯值得拿出来诟病一年。



    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恋人啊。



    最原终一啊最原终一,你在埋怨什么?明明最应该被埋怨的是自己。
    幼稚,任性,一厢情愿,喜欢站在制高点。
    有什么不是静下心来谈一谈就能解决的呢?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像以前一样顺着他不就好了吗?
    最原抖着手撕开牛奶包倒进咖啡里,简单地搅了搅就拿起来喝。
    咖啡已经冷了。
    放在对面的葡萄慕斯,没有人吃。








by卷云


-------------------------------☆




    随着玄关大门“砰”地一声关闭,王马小吉放空脑袋托着腮,他其实很想马上去把生气的恋人追回来——说笑的,怎么可能。
    他昨晚又在组织工作到深夜。
    现在天气已经转冷,想起之前冬天的日子,每次夜游回来最原都会因为自己钻进被窝而冻醒,加上他之前受过伤的脚裸,对温度天气的变化特别敏感。
    冬天如果不跟王马一起,最原也会因为四肢冰冷很久才能好好入睡——所以前阵子王马教他睡前可以喝点小酒暖身。可惜家里最后一瓶酒某次喝完了,下单补给的国际快递还没有到达。
    他干脆就没有回家,早上的时候经过麦○劳顺带也给最原买了跟自己一样的早餐。
    看图片介绍就很丰盛的套餐里无论薯条、汉堡、鸡块、果派,几乎都是最原并不喜欢的油炸类。王马觉得快餐食品也有它的优点,简单易饱,多让它们在最原眼前露面,看多了总会在饿的时候忍不住尝一口的。
    就像当初一样,两人多点接触,终究能顺理成章在一起的。
  
    回到家却看见最原趴在被炉里,桌子上还有特意盖住的大概是想给王马作宵夜的炖肉,王马觉得自己忍着不深夜回来的理由有点可笑,作为惩罚,他需要吻醒这个不听话的睡美人。
  
    彻夜不归、垃圾食品、加上带着可乐味的早安吻,让最原醒来之后很不高兴。
  
    刚刚二人争吵的理由?说不上什么理由,因为并没有争吵。
    最原什么都没说,简单洗漱后就迅速出门。
  
    王马心想,反正最原只是跟往常一样出门散散心,去市场带回来新鲜的食材。
    打开了手机里自己找人开发的定位程式,他只需要让时间稍微冷却,选在在某个街角“巧合”碰面就能和好了,以前为了能跟最原多点接触,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自家认真又无奈的侦探酱今天会做些什么菜式来继续让他对垃圾食品死心呢?无论最原做什么都喜欢,猪蹄也会吃的——才怪,就猪蹄属于界外。
    看温度提示天气又变冷,现在外面估计已经准备下雪,他必须早点行动了。
  
    然而最原没有带手机,身上也因此没有任何的信号源。
    才发现这点的王马顿时愣住了。
  
    王马小吉享受万事被自己所掌握的感觉,从小到大,所求的没有什么能脱离他的计划与控制,唯一例外,大概是没打招呼就闯进他心的最原终一。
    于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有趣,成为最原心里最重要的、特别的存在,慢慢地、渐进地,不断制造惊喜,不断制造回忆,才总算将他的心也一并俘获。
    不能慌,他还从来没有慌乱过,但随着在周边盲目寻找依然未果,他才发现还是骗不了自己。
    他慌过的。
  
    比如最原摔崴脚的那次案件,他没及时找到人,找到的时候最原已经在医院,脚没有完全治好,还不肯听他话去多看医生。
    王马小吉不喜欢依靠运气。他认为事在人为,哪怕是感情,要不是他的坚持不懈,跟最原终一也不会走到现在——他首先需要冷静。
    想着最原现在的心情,刚起床,很生气,也是失去冷静的。那么就不可能还有闲情逸致去市场或者商店之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他喜欢安静地一个人走到远的地方。
    王马往人少的地方走,很快就到达车站,询问售票台的小姐,确实早上有一位特别好看的男生,戴着花式亮眼的围巾与单薄的长大衣,正好还是在这位小姐手里买下了去隔壁小镇的车票。
    虽然不喜欢依靠运气,却因为运气好,事情进行得异常顺利。
    王马小吉坐上车启程出发,继续揣测最原此刻的心境,理解人心一向都是他拿手的地方,自家特别好懂的恋人当然不在话下。
    这个小镇他们还没有去过,倒是去过另一个跟它名字接近的,在那边他们一起品尝了不错的下午茶。
    透过车窗,王马发现外面厚厚的云层低得就像看天花板般的高度,果然很快就会下雪。
    那么最原大概会去到温暖的地方,如果有热咖啡供应的店面应该是他的最佳选择,到这时候的最原已经冷静下来,但碍于下雪,暂时应该不会联系上自己,毕竟他的最原酱,最不喜欢麻烦别人了。
    没想到小镇车站人会那么多。王马走出来还是挺轻松的,不过估计最原会很不轻松——那么最原不会在这里附近挑选店面。
    王马小吉信步而走,小小地哼着歌,虽然手里没有了定位,但果然真正地“巧遇”上会很浪漫吧。
  
    正好雪花开始零散飘落,王马随意瞄眼周围的环境,人烟稀少,差不多了。
    恋人之间,没有什么是笑容不能解决的,如果最原终一看见他的时候笑不出来,他就给一个拥抱吧,自己温暖的躯体正是怕冷的恋人最依赖的存在呢。
  
    街角的小咖啡馆,王马推门而进。
    真是太好了,最原的桌上放着他最喜欢的葡萄慕斯。


    【END】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