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在双手相执的时候

#请叫我  界 · 开颅手术未缝合 · 挖坑 · 真吉儿爽 · 不作死 · 真难受 · 糖脑· 风

#谢谢三三给我提供灵感——!她超棒的你们快去夸她!

#和平的希望之峰世界线设定

#只是想写一写他们结婚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挺荒唐的。

最原自己也是不太懂,为什么睡一觉起来他人就在欧洲了。总统套房,水晶吊灯,king size的大床,手机显示的时区,以及枕头边字条上的熟悉字迹。

当一切信息都指向嫌疑人王马小吉的时候,对方就笑嘻嘻地出现了。最原还没来得及开口,王马就塞给他一部手机,里头传来的是百田撕心裂肺的狂叫:“王马你这个臭小子!——呃,终一?”

“……。”

很扎心,虽然他太清楚这一切的源头。

“我觉得我们是时候结婚了!你觉得呢最原酱?”

那时最原忙着处理案子,只当是王马一如既往的玩笑话,随便回了声嗯——然后,然后就变成现在这种局面了。

他没办法。他不是没想过举行婚礼,毕竟他是个在感情上相当保守的人——但他真心只是想找间私人教堂了事,没人知道最好。但是怎么可能呢?他应该知道王马的脑子里一天到晚都装着什么的。

搞事啊。

最原木讷地听完对面百田嚷嚷着向王马宣战的发言,动作机械地放下手机,眼神呆滞,有生以来头一次面对未知的事情放弃了思考。

那是一场其中一位当事人完全不知情的婚礼。

在一天当中最原接了亲友们的无数个电话,他们毫不意外地有一句一模一样的开场白:“你要结婚了怎么不早说?!”

对此最原无话可说,甚至想问某位罪魁祸首同样的问题。虽然这一举动毫无意义——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骗子说出来的话到底孰真孰假。

好吧,好吧,他知道王马永远是个凭感觉做事的人。这种人往往会做出惊人之举,也往往最让人头疼,而本人对自己的行为又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从王马的希望之峰毕业采访录像中大量的剪切痕迹就可以看出来了。

倒不如说这才是王马的行事风格呢。

仅短短一个白天的时间,花、酒、服装、美食、场所、被邀请的人们,这些东西好像是变魔术一样突然就出现了——这些都是王马事先安排好的,有预谋的大惊喜——当然,某位完全不知情坐错了飞机结果恰好来到举办婚礼所在地的幸运先生在论外。

前超高校级的厨师和前超高校级的甜点师在为了上菜方案而争论,前超高校级的偶像和前超高校级的日本舞蹈家在为了表演节目单而绞尽脑汁,前超高校级的cosplayer在大改婚礼地点的装饰配置,前超高校级的魔术师似乎对礼炮桶非常有兴趣。

最原就站在那里看着,有人来问他的意见他也只是以“呃”或者“嗯”来作答。说真的,他实在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如此精力旺盛,他不仅觉得有些不真实,而且他在看着他们跑来跑去的时候已经开始觉得累了。

但是,当站在人群中央的王马偶尔冲着他露出一个笑容的时候,他又开始觉得这样好像也是挺不错的了。

毒瘾啊。

最原垂下头,捂住发红的脸。

婚礼很顺利。

红毯,鲜花拱门,撒花童——由kibo担任,虽然他来的时候差点被王马当做无机垃圾扫地出门,不过他当下还是非常开心的——撒花童也是人呢,对吧。

伴随着赤松弹奏的《夏日香气》,担当了父亲位置的百田把最原送到王马那里。百田——当晚的形象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笨蛋爸爸了,一手搂着春川一手握着拳泪眼婆娑,不断地说着辛苦养大的好白菜被芬达猪给拱了什么的,理所当然遭到了春川半推半就的嫌弃——虽然他们还是为二位婚礼当事人送上了他们的祝福。

交换戒指的时候最原还是懵的,以至于他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了好久才意识到他应该宣读结婚誓词了。磕磕绊绊念完手里小纸条上的内容最原已经觉得自己的耳后根要烧起来了,抬头看王马的时候他发现对方在笑。

“结婚誓词什么的我没有哦!”

王马冲他摊开手,果然没有什么写着东西的纸条。最原几乎已经听到百田踹凳子暴起的声音了,这时候王马向前一步,仰起头凑近他的脸。

“骗——你的。”

他拉着他的手,吻住了他。

天旋地转,快门声和起哄声瞬间在台下爆发。最原羞得不行想要挣脱,而王马的力道控制在不弄疼他又刚好能禁锢他的程度。

他们就这样吻着。

最原突然就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了。他在他的吻里读出了他想说的话。

我不要你的誓言,我只要你。你看,从今以后我们也会像这样一直在一起的,所以就算有一天你要走,我也不会放你走的哦?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吗?

最原想说好,我愿意——但是他被吻着,所以他只能努力地去回应他。他感觉视线模糊了,眼睛开始酸涩起来。他觉得他好像要哭了。

然后他真的哭了,即使他的理智前一秒还在告诉他不行。

最原不喜欢被摄像头拍到,也许是因为性格,也许是因为职业病。不过他现在觉得在婚礼上没有拒绝那些摄像头的确是明智之举,否则他现在就什么都没得看——感谢那位前超高校级的摄影家的坚持。

有些东西沉淀下来再去回忆,往往就会感慨万千。

“——最原酱在看什么?”

“?!”

想藏起来已经来不及了,最原手机里婚礼现场的录像还在播放,王马看了一眼,笑了。

“最原酱如果想要的话我们可以举办第二次——”

“请不要这样做,真的拜托你。”

王马耸耸肩,夺过最原的手机将视频摁了暂停,拉过他的左手,在戒指上吻了一下。

“今晚吃什么?”

“……你爱吃的……”

“最原酱说得太小声我都快听不见啦!啊,难道说这是为了迎接出差回来的丈夫特地——”

“不是的!”

手心中传来一辈子都不会散去的暖意。

END

☆王最结婚!!结婚!!!(没错起哄的人里有我一个

评论(2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