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陆上歌声12【完结】

我用脚写的结尾  精神不稳定状态下写的  质量比较糟糕  在意这方面的小天使只需要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就行  剧情已经推完了  比心

这之后为了弥补这个脚踩出来的结尾会有一篇番外  不定时写完

#组织老大吉×人鱼最
#强烈的精神倾向
#小吉多爱说谎私设就有多少
#也许会出现的知识性错误,很抱歉qwq

 

 

 

☆゚.*・

王马憧憬游乐园是从他在孤儿院的时候开始的。

故事书或者儿童剧里总会出现这样的剧情——孩子和父母手牵手去游乐园一起玩耍,度过了快乐又美好的一天之类的。

王马知道自己皮相好是从他在孤儿院的时候开始的。

总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到这个孤儿院,看到他就会驻足,对着他指指点点,然后带他回家,告诉他从今以后他们就是他的爸爸妈妈了。

王马知道自己是个坏孩子是从他在孤儿院的时候开始的。

他记得他对他们说他想去游乐园,过了不久他就被送回孤儿院了——理由是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孩子,他不乖。

“你不乖。”

反反复复好几次了,孤儿院的老师已经烦了,王马也烦了——乖孩子,什么才是乖孩子?自己倒白开水来喝不是乖孩子,爬上柔软的床睡觉不是乖孩子,甚至被踢打的时候抬起瘦弱的手臂来抵挡都不是乖孩子吗?

老师对其他孩子说,神是不会救赎坏孩子的,所以你们不要像王马君那样,你们要做一个乖孩子哦?

是说给他听的。但是王马从来都不信神——如果有神的话,现在就治好他身上的伤口,让他睡上温暖的大床,或者让他长高也可以啊?

他开始尝试着发泄情绪,恶作剧,说谎,跟着大厅里那台小破电视悄悄地学习电影里的武打。当他狂妄地笑着,将从前欺负他的胖小子踩在脚下,任何人都不敢靠近他的时候,他察觉到他目之所及的东西被染成黑色了。

他逃走了,逃出了那个死气沉沉的孤儿院。他跑啊跑,跑到肺几乎要变成一张可怜的小纸片,喉咙痛得像被淬了火的刀子反复地割,脚上已经磨出的水泡又再次被磨破——然后他看到了一片海,清新的水汽围绕着他,带有迷惑性的深蓝引诱着他。

他没有回去,他一度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后来——

后来他的世界就有了光了。

☆゚.*・

面对最原三分钟内第六次不安的扭动,王马撑着头忍不住笑出声。

“最原酱就这么嫌弃跟我出来吃饭吗?哇——超难过——”

“不、不是的……”最原低下头显得有些窘迫,双手不安地搓了又搓,面对前来递上热毛巾的服务员小姐条件反射性地往椅子里缩了一下,眼神飘忽了好久才挤出一句:“不习惯……”

这个真的怪不得他。置身在高档餐厅,就算是普通人也难以避免地会紧张,更何况是最原——他还是个宝宝呢。

“啊!是洗杯子的茶水吗……抱、抱歉。”

“是洗手水吗这个……呃,不好意思……”

“这、这个花不能吃吗!啊,是装饰啊……”

虽然最原几乎全程像一只受惊的仓鼠。但是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的确做任何事情都要方便些。王马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高档餐厅里的服务员是如此乐意教一个人如何用餐,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被请出餐厅了——当然有钱的人做任何事情也一样方便很多,王马又数了几张给服务生的小费时是这样想的。

最原一刀一刀地切着牛肉,眼神认真得堪比在看侦探小说。紧张,惊喜,不知应该感叹自己的无知还是应该欣慰自己至少没搞砸,还有一点点内疚和小害羞——最原面部表情细微而复杂的变化全被王马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看得太认真以至于下一口牛肉差点喂给眼睛吃。

你看,他多可爱。手足无措的强装镇定,心里明明开心得不行了却还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其实也没有什么过于值得注意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视角滤镜吧。

王马盯着最原看,直到最原实在忍不住了问他他在笑什么,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在笑。他伸手抚了一下唇角,没错,是上扬的。

他惊讶于自己何时也可以笑得如此自然了。

感情在无意识地渗进他的大脑,渗进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为面前的人欢欣鼓舞,为他唱着一首缠绵悱恻的情歌。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坏。

☆゚.*・

成长可以让你放弃——或者说抛弃一些社会认为你不需要的固执和喜好。不过有些东西一旦在精神深处刻下印子,就很难再剥离它。

所以当最原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他“去游乐园吧”的玩笑时,王马是有些发愣的。

看起来这位侦探预备役还是很会给他惊喜嘛,即使最原当下因为他短暂的发愣而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

目标很明确。

随着摩天轮的转动,城市的面貌渐渐清晰起来。陆上灯火点起,明亮闪烁成片,仿若天上的星星就在脚下冲他们微笑着。

最原何曾来过这么高的地方。天空,一个对他而言全新的世界,害怕和兴奋同时缠绕着他,扶在玻璃窗上的手指明明在发抖却还坚持往下看。玻璃窗被最原的体温温暖着起了白雾,最原没注意,但王马注意到了。

雾色的,模糊又清晰的颜色。夜里天空有云,月亮遮遮掩掩不愿流出光来,也是一样的。没有人说破,但他们都知道它就在那里。

浪漫的场所,绝佳的气氛,和喜欢的人。

以及一个可以作为借口的传说。

“最原酱之后要怎么办呢?留在这里吗?”

王马拉过最原的手。有点冷,不过他觉得挺高兴——这证明最原感觉到暖了,从他渐渐染了绯色的耳尖也能看出一二来。

“嗯……我也应该要这么做了呢。”

最原对上王马的眼。除去枪火烟尘气,王马褪去所谓的冰冷残酷,他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接近他原本的模样。

他的思虑是真的,他的温柔是真的,就连说的谎也神奇地是真的。

就是这样一个人迷惑住他了。

“那么最原酱就得和我在一起才行呢!对吧?”

“为什么啊……”

他知道王马又要开始他的表演了,逻辑上的自动纠错后接过烂摊子的当然是感性的思考:“虽然也不是不行……”

气温有些许下降,王马的伤口在隐隐作痛,但这并不妨碍他将最原的手置于自己唇边亲吻。他甚至在想,反正也是英雄救美留下的伤,就让它痛吧,越痛越好,刷刷存在感也不错。

他咯咯地笑了。

童话书上是这么写的,王子披荆斩棘,最终在城堡里找到了公主。然而对于王马来说,他在故事的尽头找到的是一只鼓起勇气踏上岸寻找未来的人鱼。这样说起来的话就好像拼错故事了一样,不过正是因为命运这般接错人生一样的巧合,他们才得以在这里,在陆上——或者说在那里,在海上——相逢,然后交织。

“最原酱相信传说吗?”
“……王马君相信传说吗?”

“嗯——不相信呢!骗你的,不然最原酱以为坐在我对面的人是谁啊?”

“啊哈哈,好像也是呢。”

梦想,祈愿,信念。

月亮拨开云雾倾泻了柔光,照亮升上城市顶点的他们。

有谁在谁唇间说着一辈子。

END

☆就这样结束了,他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