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论试探

#黑道paro,这将是一个系列
#最日天几乎全程在线,有某些肮脏的描写,请注意避雷
#私设巨无霸,在这个paro底下有一些无法避免的OOC

自我掩饰分为三等。

第三等消极藏匿,借他人之口流传风言风语;第二等守口如瓶,何人何事向来秘而不宣;第一等积极作假,善用毫无破绽的作伪和欺瞒。

他属于哪一种?

最原终一此前从不担心自己的地位会被人撼动。

成为组内副手,受命接管这片红灯区已经一年。几条街的店都归他执掌,手下人都被他治得服服帖帖,盈利在他的打理下稳步增收。他这个人逻辑很清晰,做事谨慎又细心,哪一家店哪一个仓库哪一些资源哪一个女孩或者男孩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从未有人能与之匹敌。

这里的灯红酒绿没有看上去的那么轻浮肤浅——皮条生意是一回事,暗地里的毒品和军火生意又是一回事——钱和权力,令所有人眼红,拼得头破血流的东西。

有人说他上了才囚组组长的床。

他长得的确一点也没有黑道的样子。年纪很轻,约莫才刚成年,眉眼间不似其他人一般表露出凶狠毒辣,反倒是清潭一样的柔和与平静。生的白嫩,五官秀气,从来不戴什么项链或玛瑙戒指之类,干干净净的,比起道上人更像是个开花店的文青。有人曾调侃过他说让他当店里的头牌算了,客人保不准会多一倍不止——听说那人后来被不明不白地撤下了,想要保命就只能做一辈子狗一样的脚夫。

他没表现出什么野心,从不过问组中事务,为人处事很有一套自己的手腕,又是时下最推崇的头脑派,视他作眼中钉的人也拿他毫无办法。

他们说他是毫无破绽的男人。

他自己曾经也这么觉得。

“我本来以为最原酱是不会抽烟的类型呢。”

“是吗?”最原微笑着吐了口烟圈,烟味同他的语气一样很淡,“一向料事如神的王马君也会有猜错的时候啊。”

小酒吧里人群喧闹。有几个人穿着廉价的、皱巴巴的西装,正站在离最原很近的吧台角落饮着一杯小酒。西装样式很老,领带是最普通的一款,皮鞋也没有那么程亮,应当是受了一天气的上班族。舞池男女混杂,有留着胡茬的啤酒肚大叔,也有来找乐子、头发弄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他们的相同点在于衣衫混乱,裤子半解,都想找一个被皮裙或破洞牛仔裤紧裹着肥臀的女人睡她一晚。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们拼命地想要把桌上的人灌醉,大声说着污言秽语耍起了酒疯。最原甚至已经看到一个人在桌边对着另一个的衣服撒尿。

抽着薄荷烟人在这个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竟然已经称得上是一股清流。

“该说不愧是最年轻的副手吗?连我都能骗过呢!”坐在他身边的人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有些沙哑的轻笑,“我可是最原酱的狂热粉丝哦——不如说组里的年轻人几乎都是最原酱的狂热粉丝,我超嫉妒的。”

最原看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指抖了抖烟灰,不置可否。

王马小吉是最近上面新调过来的人。调令是组长的直系下发的,一看就知道是他们用于监视和牵制最原的手段。很老套。

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武斗派还是头脑派,甚至不知道这个人的履历——最原查不清楚,只听别人说过非常难以同他打交道。

虽然王马一开始就表示他不属于任何派系,行为举止也与他所说并无相悖,不过最原还没有傻到把他的话当真——尤其是在认知到这个家伙说谎成性之后。

他们不是敌人,也不是同盟。

王马的年纪同最原差不多,问过他的生日之后最原才知道原来他还比他大几个月,即使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来。那张脸——还有身高,不过最原猜测那是同王马打交道的雷区——的的确确就像国中生一般,左边的侧发被梳向后头,这令他看上去成熟许多,虽然最原看着他另一边张牙舞爪的紫色挑染猜想他可能用了极多的发胶。左耳的黑色耳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在灯光下总是熠熠地反射着光。笑起来时带着一丝不羁的痞气,整个人肆意散发着荷尔蒙,是那种小女生,有时也许是小男生,看到就会脸红的类型。

“酒很好。”王马摇了摇酒杯,淡金色的液体在玻璃器皿里碎进了一些光斑。他仰起头,一饮而尽。

最原把烟头摁进描着樱花图案的烟灰缸。

“喜欢的话,可以带回去。我请。”最原笑说,一只脚从摇晃个不停的木质高脚椅上挪下来踏在地上,稍微侧了点头去看王马,“王马君有空的时候也可以经常到我店里来坐坐。”

“当然,”对方笑嘻嘻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一定会的。”

最原欠了欠身算是道别,整理了一下垂在颈侧的白色长巾便向酒吧门口走去,没有回头。

所以他当然也不知道,王马咬着玻璃杯口目送他时,眸子里流过一丝奇怪的光。

最原回家的路上车很少。正是深夜,平常人若不是在睡觉就是在鬼混,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他现在很清醒,因为他谢绝了王马同饮的邀请。不仅出于不信任,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要独自驾车回家——他可不希望一时迷糊出了车祸被某些在所谓正道上飞扬跋扈的家伙抓了把柄。

他没有什么随身保镖,更不会启用司机,否则他宁愿走路回家。

永夜的世界里不存在信任。

当他把车停到车库里的时候王马给他的私人手机发了条短信。实话说他被吓着了,因为他从来没给过王马自己私人手机的电话。

拿到手机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在抖——应该说他可能从离开酒吧开始就在抖了。

打开手机屏幕时的亮光让他觉得眼睛疼。

“喜欢的话,可以带回去?”

短信中传达的信息并无所指。

自我掩饰分为三等。

第三等消极藏匿,借他人之口流传风言风语;第二等守口如瓶,何人何事向来秘而不宣;第一等积极作假,善用毫无破绽的作伪和欺瞒。

做到哪一等是自己的本事。

成为哪一等是自己的本性。

最原半伏在方向盘上无言。车子熄了火,空调停止运作之后车里的皮质味道越来越重,他有点想呕吐。

“不……”

他断断续续地才拼凑出一个词汇,捏紧了手机,手心出了汗。

“不。”

不知道在说谁。

END

☆搞系列,就很爽

评论(1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