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你有没有觉得我超可爱

#一个梗,特别短
#脑抽产糖,假酒害人,放飞自我
#红鲑团背景,交往设定,最吉最无差,一两句提及的百春

喜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因为才囚学院的夜晚停电事件,大家聚在体育馆并决定玩一些能增(xùn)进(sù)感(yǒu)情(jìn)的游戏。

悲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真宫寺拿来了研究教室的蜡烛并提议大家友好地玩真心话大冒险。

……

当整个体育馆又一次被骤然响起的起哄声和乱七八糟的捶地板拍手声占领的时候,最原极为恐惧地看着霸气地拉着百田的衣领与其接吻的春川,一边试图安抚自己几乎要安然升天的小心脏。

其实这完全是无用功,因为再借最原十个胆子他的想法也会是选择狗带。

看看才囚这帮人,平时一个两个乖巧如装傻的黑白熊,现在一个两个癫狂如装傻的王马小吉。最原甚至在怀疑王马是不是背着自己暗中传了个教,因为他在大家身上只看到搞事两个字,没办法论破那种。他只能默默带起帽子把自己缩成一团,假装自己是个毫无存在感的软柿子。

但是黑白熊曰过,是人都挑软柿子捏。

当十五道不怀好意的视线(仔细辨认的话,其中包含两道好奇的视线和一道特别恶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最原一动也不敢动,他想起被自己放在书桌上的那本未拆封的侦探小说,暗暗祈祷过了今晚自己还能拆开它。

“最原,该你了。”啊,平时和蔼可亲的声音为什么此时听起来像来自地狱的催命咒。

“呃……”最原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支吾道,“真、真心话。”

叹气那几个人请你们收一收好吗,特别是你王马君,太明显了!最原愤怒地用眼神表达无声的谴责,然而各位今晚的防御值上限好像突破了才囚的屋顶。

最原从装着真心话的小盒子里抽了一张,同时快速设想了各种也许会出现的无节操问题,不过很快他就因为过于害羞而强行终止了思维工厂的运转。

最原终一你行不行啊,你可是超高校级的侦探,振作起来啊!最原这样给自己打着气,然后展开了小纸条。

——向王马小吉撒娇。

“……。”

这一定是个假的真心话。最原想着,然后折上纸条,再次打开,又折上纸条,又一次打开。

已经三次了,这已经不是我的眼睛问题了吧?

最原表情复杂地环视周围,不出所料看到王马笑得特别开心。

“王马君,”最原翻过纸条展示给大家看,同时发问,“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嗯?哇最原酱抽到我的了,好高兴啊~啊对,是我写的,不愧是最原酱~”话是这么说,但是王马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好像他已经预料到最原会抽到自己的纸条一样。

“不是说这个,这真的不是大冒险吗?”

“诶——!怎么会是大冒险呢!”王马嘟起嘴,又开始瞎扯淡,“最原酱平时太正经了,一点交往的感觉都没有!不过我知道最原酱很想跟我撒娇的对不对,我这是在帮你说出真心话嘛!”

不,我不是,我没有,这能怪我吗,你是故意的吧!最原连言弹都准备好了,但在王马的连环杀下硬是一个也没打出去。他想起在真宫寺的研究教室里看过的一句中国老话叫什么来着,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吞?

然而最大的问题不是王马小吉。最原悄悄往旁边瞟了一眼,惊恐的发现大家并没有阻止的意思,甚至想趁机搞个大新闻。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最原终一,你最好赶紧做完这个假的真心话然后跟你的帽子一起用你的最快速度跑回你的研究教室,拉好门锁上好门闩外加一个连王马君都不一定搞得定的克里格锁,花个两天左右读完那套侦探系列小说,在你冷静下来之前都别出去了。

艰难地做完心理建设,最原回想着王马平时的撒娇用语,从中挑了一个不那么羞耻的。

“呃,王、王马君……”

求你们不要用这种搞事的眼神看我了好吗,还有kibo君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开启了录音模式!

但是自己挑的话,跪着也要说完。

“你、你有没有觉得我……超可爱?”

然后呢?然后我只能告诉你最原终一真的两天都没出现,至于王马小吉为什么也两天都没出现,我就真的不知道了(笑)

END

后记:
我发现真宫寺在我的文章里很大程度上会背个小锅,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得出的结论是因为他是是清。
还有,那种话都不那么羞耻了,王马小吉平时到底都说了什么啊w
感谢阅读。

评论(24)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