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有病不能直说吗

#就想写个轻松愉快的花吐病的故事
#标题是双关
#红鲑团设定,两个人都是懵懂的小可爱
#这两天我其实在考试,我都在做点什么啊

+:。.。1。.。:+💝

花吐病嘛就是暗恋者会吐出花瓣而且身体会迅速衰弱,如果没有跟被暗恋者接吻的话十天之后就会爆炸,boom——biu——这样。

偶然遇见王马的几个人惊恐地看着王马一边喷射着巨量的花瓣一边如同唱rap一样为大家介绍着自己的病症。这个场景说实话有点梦幻,超高校级的总统笑嘻嘻地站在飞舞的花瓣中说着不晓得是不是谎言的话,让人总觉得他可能下一秒就会变身,然后称号变成超高校级的舞法天女。

大家一边嚷嚷着才没这么严重吧一边把求助的视线投向kibo,kibo连接网络之后只纠正了一个不是爆炸而是死亡的无足轻重的小漏洞,然后大家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其实也没对待得多严肃,大家问王马暗恋谁王马也不说(其实是说了,只是都是乱七八糟的胡话),问了几次无果之后大家就由他去,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就让他自生自灭吧,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开个庆祝趴,世界又少个妖精。

王马不在乎,他说恶之总统才不会死呢,还是每天笑嘻嘻地作他的妖,一如既往当个祸害。

大家郁闷得不行,说你这人不是得了花吐病吗,怎么还这么精神,整天搞事。

王马就笑,说我是个骗子嘛,可能连花吐病也得的是假的吧。

+:。.。2。.。:+💝

是赤松枫先看不下去了,她想王马同学再怎么爱搞事吧他也是大家的同学啊,同学有问题是要帮的,但是她不又知道该怎么帮才好。于是当她偶然在天海面前提起的时候,天海就说要不我们去找最原呗,他这几天都待在研究教室里也不知道王马的病,一准最原听过之后能把王马暗恋的人推理出来呢。

两个人就这么急匆匆往最原的研究教室赶,砰一声踹开教室门口大喊最原君才囚需要你来拯救的样子让最原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某电视剧片场。

最原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习惯性打起了B-box。他想威胁到生命安全的时候有话不说应该不是王马君的性格吧,又觉得王马君这种真话压在心里的行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嘛,这种折腾人的风格真的很王马小吉。他想来想去也没个谱,最后决定践行侦探调查的原则亲自去找当事人。

最原到达现场的时候王马正在接受秘密子“是否学会了连秘密子都不知道的新魔法”的审问。他三言两语打发走秘密子,然后就一脸严肃地面对着王马,心里整理着他想问的问题。

“最原酱主动来找我!哇,超开心~”王马语调上扬,眼睛里都有小星星在kirakira地闪,这真诚的不得了的样子如果不是最原见过太多次都会以为是真的。

“王马君,我来是想问问有关你的病的事情。”最原皱着眉盯着从王马口中落下的花瓣,王马习以为常地把掉落的花瓣从衣服上拍下去。

“嗯,好呀!最原酱想问我暗恋的人是不是,那我就告诉你吧!”王马竖起食指抵在半开合的唇边,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配合着鲜艳的花瓣和白色拘束服的反差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极具魅惑力。

“我喜欢的人嘛,就是最原酱哟。”

……最原承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自己确实出现了一瞬间的思维停滞,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意识到这大概是在说谎吧,于是就这样把心中的小鹿连拖带拽塞回了笼子。

“王马君,别开玩笑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最原为难地摸了摸鼻子,说到会死的时候他少见地被自己哽了一下。

“好伤心哦最原酱~我明明说的是实话来着?”

“类似的话你对大家都说过吧王马君……我从赤松桑那里听说了。”

王马突然扁了扁嘴,唱咏叹调似的大声地说道:“啊~回去了回去了,好想喝葡萄panta啊~!”

“王、王马君!”

最原见阻拦无果,只能无奈地摇头,想要拾起地上的花瓣查看的时候王马的声音又冷不丁地出现。

“啊,最原酱最好不要空手碰花瓣哦,听说会传染的,花吐病。”

最原抬起头的时候王马已经不见了,只是他走前留下的一句话还是被最原听得一清二楚。

“如果最原酱感染了花吐病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最原想着,还是决定听从王马难得的告诫带上了调查用的橡胶手套。

+:。.。3。.。:+💝

“No no no!问题要自己解决哦最原同学!”

不出所料遭到了黑白熊的拒绝,最原挫败地低下了头,连呆毛都蔫蔫的伏在头上。

本来说想问问黑白熊请求帮助,结果收到了这样的回答。而且黑白熊是什么熊,是恶熊啊!它说好不容易有机会死个人,学院生活不会更有趣吗之类,让最原产生出了让它原地爆炸的冲动。

不是没想过用吐真剂,这类东西自己的研究教室多的是。但是王马这鬼机灵的家伙会不会吃是一回事,人道主义和同学爱又是另一回事了。

最原急啊,就像世界末日来了却还有大把大把的钱没花,他不知道为什么愁得不得了,整日整日待在图书馆闷头翻资料。

终于他发现才囚有个叫做Love Hotel的设施。仔细一看介绍,简直刺激,被带进设施的人会把持有爱之钥匙的人当成理想对象。

这感情好用,说不定能套出王马的话来。有点不光彩,但这似乎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他发现自己好像涉及到王马的事情就特别紧张,打心底害怕王马真的死掉。

于是他流水般地给黑白熊送东西,终于获得了黑白熊的内裤(不)设施的爱之钥匙。

至于黑白熊为什么会喜欢狮子的鬓毛呢,这件事又得另说了。

+:。.。4。.。:+

最原邀请王马说想带他去某个地方,王马嘻嘻笑着欣然接受,爽快得让最原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慌归慌,最原还是把王马带到了那个叫Love Hotel的地方。

最原看了一眼掉了一地的花瓣,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钥匙,悄悄把门关上。

好了最原终一,接下来就是你一个人的战斗了!——虽然你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战斗的。

最原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样子像个英勇就义的战士:“王……”

“先发制人!”王马的声音透着欢快的气息,一个飞扑就把最原撞倒在地。

“等、等一下,王马君?!”最原手忙脚乱,觉得顺从也不是推开也不是,就像你饿极了的时候有人给你丢了个烫手的山芋,偏偏那山芋又特别香。

突然脑袋嗡的一声意识就模糊了起来,恍惚间好像看见王马转着手上的爱之钥匙得意地笑说,好好奇最原酱宝贝一样护着的东西是什么,原来就是钥匙而已啊。

他好怕,他好慌,他想跟王马小吉一起行动真没什么好事。

然后他的意识就断线了。

+:。.。5。.。:+

王马小吉把玩着钥匙不说话,眼睛眨啊眨,大脑在快速运作。

别看王马一副浪里巴拉四海为家的样子,那都是装的,莫名其妙被带到才囚,他还是会慌会紧张会好奇的。才囚的大图书室他去过,挑了几本介绍学院设施的书翻了翻,知道有Love Hotel这么个邪门的地方。当时只是感叹了一下并没在意,没想到如今自己真的会来,还是最原酱带他来的。

大概也知道对方带自己来的意图,无非就是套话。不过在知晓一切的情况下,王马怎么可能会让对方称心如意呢。总统如果不再想要控制全场,那他就不是王马小吉而是王马小鸡了。

他早已从最原身上退开,虽然他不太愿意,而最原也已经自己坐了起来,看上去有点茫然。

按理说现在自己已经是他的理想对象了,但是小侦探还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看,脸有点红,双手握拳不断地相互摩擦,看起来有点蠢蠢的,不过真的超可爱就是了。

这种感觉太过梦幻,倒不如说其实就是非现实吧。王马得知自己的病后不是没想过告白,但是他很清楚对方绝对不会当真的。当然他也知道如果好好跟对方说明清楚对方估计不会拒绝接吻,但是之后怎么样又很难说了。恶之总统拒绝接受自己掌握不了的东西,就算是恋情也一样。要不到就别要了,放着求而不得的东西在自己面前,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骗自己没关系、不在意、死不了,但是他还是怕最原也感染了花吐病——什么嘛,还得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这不是凌迟吗。

王马咳了两下,又是一阵花瓣的风暴。

最原睁大眼睛,有点紧张地问了一句:“王、王马君!你没事吧?”

“没事啦,最原酱不要担心哟。”王马笑道,吐掉了残留在口中的花瓣,觉得味道有点腥甜。

侦探皱起了眉,眼睛眨得很快像是在思考,睫毛扑扑地蝴蝶一样扇着,特别好看——虽然不久前王马才笑过他是睫毛精,不过是逗他玩的。

“王马君,”最原低下头,语气有点严肃,“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王马被他的严肃脸唬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花吐病的事吗?只是不想让最原酱担心而已啦。”

“为什么?”从前看上去是草食系的侦探突然开始较起真来,双手抓住了王马的衣领——或者说围巾吧,好像真的很生气,“王马君不是喜欢我吗?说我们心意相通难道是骗人的吗?我知道王马君喜欢说谎,但是、但是你明明不用骗我的……”

最原眼眶有点红,拉着王马围巾的手有点抖,他一皱眉一抿嘴,猛地无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瞬间周边世界好像消失了,王马小吉微缩的瞳孔里只剩下了最原终一好看的眉眼。

“因为我也喜欢王马君啊!”

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的一句话,最原说完脸上就有泪流了下来。天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哭包,哭就算了脸色居然还发青,真的有人会喜欢最原酱吗。

有的啊,自己还超熟呢,打从娘胎里就认识了的。

王马小吉是个骗子,他能骗过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

但是当一只名为王马小吉的小鹿撞上了一棵名为最原终一的桃花树的时候——

王马愣愣地看着最原,伸手抚上对方心脏的位置。

这个心跳,这个鲜活的、真实的、不是谎言的人。

我骗不住了。他想。

+:。.。6。.。:+

为什么明明是妄想对象,最原还是会知道对方得了花吐病呢?

为什么明明是妄想对象,最原还是会说对方爱说谎呢?

王马小吉嘻嘻地笑,他想,就算自己不是侦探,也会知道答案只有一个,对不对?

+:。.。7。.。:+

王马不吐花了。

当他笑容满面以正常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同吃早餐的时候大家一片哀嚎,说老天不开眼啊,有病不说都能治好。

王马骄傲地仰头,说恶之总统什么都能做到,花吐病这点小小的事情根本不足挂齿。

说谎。坐在王马身边的最原小声说,视线偏向一边。

嗯~谁知道呢?王马看向最原笑得灿烂。

大家只顾着出离愤怒,没人注意到桌子下方有两只悄悄牵起的手。

END

后记:
本来想写单相思的,但是语文考得不错所以写到后面就变成双向了。
后面傻得我自己都没眼看,你们可以骂我没关系,我有错,我认罪……
但是他们真的超可爱啊。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