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一只叫王马小吉的喵的故事

#好,我终于对喵梗下手了
#不好玩,只是个温馨的故事
#根本看不出差,姑且算无差
#私设多到飞起,加入了一定量的个人喜好

—1—

当最原无意中提起自己好像被什么人跟踪了的时候,班上好几个同学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大家很重视,总问他怎么办怎么办(也许有那么几个人是纯粹觉得新奇),他自己倒以为是错觉没在意,他认为自己不会跟任何人结怨。

劝说不听,百田就故意在他面前高声宣读世界侦探仇杀致死率,他们满意地看到最原不可避免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最原君如果觉得有危险,拿着这个遥控器吧,按下按钮我就会来帮你的!”

“kibo君,你到底是阿童木还是高达啊……”

尽管有kibo的担保,最原有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心好累好怕怕。如果真的是对自己怀有仇恨的人呢?比如自己解决的第一个案子的那位可怜的凶手——

最原嘴唇抿成一条线,自然地打起了B-box。

不,这是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只要制订一个计划就好了……

于是最原开启了日天模式,开始着手解决跟踪事件。

—2—

今天最原特地留在学校很晚才回家,为的就是在他回家必经的一条巷子里当场捉住那个跟踪犯。虽说是这样想的,不过就他这个小身板,如果遇上壮汉犯的话,那只能希望春川的特训有那么点效果了。

他踏进巷子,不安地挪动着步伐。故意放轻脚下的力道,果不其然听到了轻轻的啪嗒声。犯人的体积一定不会太大,他想,心中又增加了一丝勇气。

静谧的环境造就敏锐的听力,于是当他极其确定那声音就在他身后的时候猛地转过身——

然后他连“束手就擒吧”都没来得及喊就被哽住了。

犯人体积的确不大,倒不如说是小得不可思议。

一只猫。

猫咪看着他眨了两下眼睛,好像也知道自己无处可躲了,干脆大大方方地站出来与最原进行眼神交流。

一只毛色雪白但不晓得为什么耳朵附近毛色透着紫的猫咪,眼睛也是莹亮的紫,脖子周围的毛乱糟糟的,看起来居然有种特殊的艺术感,颈部更是围了一条黑白格子的口水兜。这只猫应该是一只野猫,但一举一动都散发出不同于寻常野猫的气质。从各种意义上都很特殊的猫咪仰着头,看最原的视线莫名带了一点高傲和戏谑。

最原愣了一会,对着猫咪问了一句:“你……是你这些天在跟踪我?”

别傻了,问一只猫也不会得到回答的吧……就在最原吐槽自己的时候,猫咪甩了一下尾巴,点了一下脑袋,喵了一声,好像在说“是”,特别理直气壮那种。

……不是说动物不会成精吗???

最原表情复杂地盯着猫咪,脑内在疯狂飙车,一人一猫就这样无声地对峙着。

最原想清楚了,终于准备开口:“你……”

“咕~”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原和猫咪互相尬了一会,猫咪突然大声又可怜地喵喵叫了起来,迅速扑倒在地上开始表演猫打滚,戏超足,整一个超受伤.gif,叫得惊天动地撕心裂肺,慢慢滚向最原。

“???”

最原蹲下来接住猫咪,把它抱起来安抚道:“别叫了,你是饿了吗……我身上也没带什么吃的,你能忍忍吗?”

猫咪不理他,依然胡乱地叫,尾巴一甩一甩,耳朵抖动着,两只小肉掌一下一下地拍在最原脸上。最原觉得它如果是个人的话,那场景一定就是所谓的原地暴风雨式哭泣

“呃……”最原被折腾得没办法,腾出手轻轻摸了摸猫咪的头,“我家里有吃的,要不我先带你回家?”

猫咪闻言立刻安静下来,喵了一声就调整姿势窝在最原臂弯里,顺带蹭了蹭最原的手。

最原表示惊恐极了,回家路上一直在想这不会是猫妖来附我身的吧。而猫咪好像能读懂他的心思,于是又是一仰头一甩尾抽到最原身上。

……还真有点疼。

—3—

就这样猫咪在最原家里住了下来。

最原觉得还是有个名字好,像所有笨蛋父母一样,拿来了写着小黑小紫之类的小卡片摆在猫咪面前让它自己选。而猫咪一个鄙视的眼刀飞给最原之后就跳到最原的书桌上,弄翻水杯,一通乱踩。

最原赶过去察看,发现自己摊在桌上的报纸被猫咪沾了水的前掌浸出几块斑驳的印子,浸湿之处正好对应了几个汉字,从上到下读的话能读出一个人名。

“王马……小吉?”

猫咪喵了一声,一脸“快夸我快夸我”式的骄傲。

不,我并不想夸你,甚至想把你的葡萄panta味猫粮从你的碗里倒掉。

但是呢,猫咪,现在应该说王马小吉,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名字。

—4—

王马小吉,最原管它叫王马君,有个毛病,特别爱搞事。

它倒也不像普通猫那样挠门挠桌子之类,也不怕水,就是爱搅最原做事。它会在最原工作或者写作业的时侯故意一脚踩下最原手上的纸或笔,在最原做饭的时候跳上灶台作势要投入锅的怀抱,在最原看电视新闻的时候偷偷换频道,在最原洗衣服的时候跳进盆子里溅最原一身水,甚至在最原洗澡的时候悄悄顶开浴室门偷窥——哦,最近已经光明正大地在最原洗澡的时候跟着进去一起洗了。

最原帮王马抹好沐浴露,让它自己在小水盆里洗澡。最原自己是泡浴派,而他之所以知道王马也喜欢泡浴,是因为第一次把王马放在喷头下面之后,王马连续三天都抓住任何时机踹翻家里每一个装水的瓶子。

最原趴在浴缸边,看着王马出神。

他曾经试着带王马去把它的毛色染回来,然而遭到了王马咬他书包的抵抗;也试着把王马的口水兜摘下来,结果被王马糊了一脸猫掌。慢慢地最原也不管它了,反正王马皮是皮一点,至少不会作出太出格的事,还很聪明——从它为自己取名字就能看出来了。

小东西来这里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它一点一点地和最原的生活重合在一起。

上学,卷宗,侦探活动,王马小吉。

最原家里生活还算富足,侦探的工作也给他带来一些不菲的收入。他为了方便工作自己在外租了房子,也不愁吃穿,但独来独往的作风和沉默腼腆的性格还是让他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有些无依无靠。

不过最近这种感觉倒是淡了很多,因为某只猫咪的出现。

每天没进家门就能听到王马的叫声,开了门更是会被小东西扑个满怀。王马会窝在他的怀里抬起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他,亲昵地伸出舌舔舔他的鼻头,在最原想抱它起来的时候又忽地一下跳开,攀上沙发居高临下地傲视最原,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

真是个爱骗人的可爱孩子。

最原乐呵呵地想着,伸手摁上自己的唇角。笑容太过自然而无防备,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笑容是从何时开始的。

他突然看到王马已经跳上了浴缸边缘,悄悄伸出一只猫掌准备偷袭他。最原唐突的回神好像吓到了王马,尾巴竖起打了个趔趄就滑向了浴缸。

“王、王马君!”

最原急匆匆伸手接住王马,王马却熟稔地借最原的手臂跃至肩头,又是一阵求蹭蹭讨亲亲,刚才慌张的样子一点影子都看不见了。

“又在骗人了吧,王马君……”最原无奈地摸摸王马的耳朵,王马眯起眼,得意地喵了一声,温热的气息全数喷在最原的颈间。

感觉被一只猫耍流氓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即使如此最原洗完澡后也还是会带着王马钻进被窝,跟它说好多好多话,说到一人一猫都沉沉睡去,互相蜷缩着抱在一起,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

当太阳从厚重的窗帘间透出一丝光亮的时候,王马又会先一步醒来,挣扎一下后爬出被窝,跳到最原的脸上,一边喵喵地叫一边毫不留情地朝最原的脸上打着猫醉拳。

于是最原就会醒来,无可奈何地轻轻捏住王马手掌的小肉球阻止它的撒娇——或者说施虐未遂,然后起床,洗漱,穿衣,帮王马梳理毛发,戴好口水兜,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会把王马抱起来,他低头,王马抬头,眼对眼,额对额。

“早安,王马君。”

“喵~”

在这之后,最原会去上学或者去从事侦探活动,王马会偶尔跑出去玩耍,但王马总会赶在最原之前回来,好在最原开门的时候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然后就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日复一日又充满乐趣的时间。

日子就是这么过去的。

—5—

有一天王马没有回来。

最原一回到家就发现了不对劲,优秀的洞察力让他迅速察觉到家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会呼吸的东西存在。

他少见的陷入了短暂的懵逼状态,然后开始慌了。为以防万一他简单地搜查了一下家里的各个角落,寻找无果后披上一件外套就出了门。

最原找过了三条街依然没有寻到任何王马的踪迹。他放慢脚步,突然不知道应该往何处去。

这样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王马会去哪里呢?他相信自己的头脑,按理说他作为一个侦探应该很轻松就能推理出自家猫的去向,但事实是,他不能。

这小家伙聪明得很,它要是不想让自己找到它,那自己绝对找不到它。但是它应该没有逃离的理由才对,因为他们相处得很好啊——

……那也是骗人的吗?

王马从一开始就是一只野猫,说不定它根本就不喜欢与人类一起生活。

仔细想想,他一点也不清楚王马平时到底去了哪里,喜欢去哪里。脱离了最原家这个小天地,他和王马好像根本不曾认识。

王马君,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受伤,冷不冷,累不累?

——没有我,是不是也一样?

他害怕了,就像有人抽掉了他的骨髓,或是对他宣告了突如其来的死刑。他浑身颤抖,血色褪尽,慌得几乎要跪下来。

他还是坚持走到中央公园的喷泉前,脱力地坐在长椅上。这里是他们一起出来散步的时候最喜欢来的地方。阳光明媚的下午,最原坐在长椅上翻看一些杂书,王马陷在他的怀里打盹,寻常而温馨的生活。

然而现在他坐在这里,寒冷的夜晚,一个人,没有阳光,没有书,没有王马小吉。

他低下头,不知所措地把脸深深埋进臂膀里。

—6—

王马小吉施施然沿着通向中央公园的路轻快地走着。

自己是今天出门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哦其实应该说大麻烦,才耽误了那么久。

最原酱一定急了,不过急了也找不到自己的。自己超聪明,然而最原酱也很聪明,所以平时自己都在想方设法隐藏行踪,不然要是被最原酱发现自己总是逗这一町的猫咪们玩,最原酱会生气的。啊,不过看看最原酱生气的颜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么最原酱找累了会去哪里呢,毫无疑问是中央公园啦。

想到这里王马又是骄傲地一仰头,旁边的猫看到它这个样子,恐惧地往阴影处缩了缩。

当然了,自己是这个城市的猫之大总统嘛。

对,就是这么一件愚蠢的小事……

因为这件事而被一群野猫围攻了,说什么变成家猫就是变弱了,想夺取大总统的位置。开什么玩笑,总统之名可不是白叫的,自己当然毫不费力地把那些笨蛋家伙一个一个击倒啦——数量有点多,时间拖得长了点而已。

记得临走之前它们问自己,只是被那位侦探发现而已,为什么要屈居自己成为一只家猫?

真是一堆凡猫,连这种低级错误都范。

王马抬头看着天空走,过了一阵子远远地就看到了长椅上头埋进手臂里的最原。稍微有点不忍心,不过……

今夜的月色好美哦。

它放慢脚步,用前掌理了理自己身上的毛,然后停在距离最原几步远的地方,轻轻地朝着最原的方向喵了一声。

最原慢慢抬起头,一瞬的茫然后视线又猛地聚焦在王马身上,仿佛不相信似的眼睛睁得很大。

“王……王马君?”

“……王马君!”

“喵~”

最原踉踉跄跄地奔过来,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身体往前一倾就跪倒在王马面前,伸出手把王马紧紧框在怀里。

王马觉得被勒得有点疼了,不过这点小事根本无所谓。

它感受着最原的体温和他颤抖的呼吸,有点感慨,也有点小得意。

你看,不是他发现了我,一直都是我让他发现我的。

—7—

以前,王马还是一只野猫的时候,曾在自己的常驻基地门口发现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帽子不知道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总之它就是出现在这里了。王马不太高兴有东西出现在它的私猫领域里,它绕着帽子转圈圈,不时发泄似的拍拍打打。几圈审视下来,竟然觉得有点眼熟。

这不是附近学校某个少年经常戴的帽子吗?

且不说王马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这个少年它也是观察很久了。那所学校上放学的时候王马都喜欢站在路边的树上把自己藏起来往下看,看朝阳或者夕阳洒下的光掠过人的头顶,这样有种睥睨众生的感觉。人潮之中,总有位戴着帽子的黑发少年会稍微阻碍它的视线,不过也奇怪,帽子并没能阻挡光的流动,反倒是在他身上晕出了一层光圈。

搞什么,视角滤镜啊这是?

王马觉得很有趣,每天俯瞰的目的也从看一群人变成了看一个人。

没帽子就不有趣了,还是让总统我大发慈悲还给他吧。

于是王马叼着帽子轻松地翻过了学校的围墙,悄悄地溜进了保安室,跳上一边的桌子把帽子放在了失物招领处。

嗯,天衣无缝。

当天下午王马又是喜滋滋地站在了树上,满心期待着少年的出现,然而久久见不到那位少年的影子。

王马等了很久,久到学生们都散得差不多了,还是没能等到那个人。啊啊,今天的休闲时间算是废了。王马觉得又无味又失望,正打算下树离开的时候一个急匆匆的身影让它瞬间刹住了车。

是那少年背着包赶到它所在的那棵树下,拿出一个小册子翻开又反复看了看,确认了什么之后就蹲下身来在包里翻找着什么。

过了一会他翻出了一包小鱼干儿放在树下,想了想又拿起来手动在包装袋上开了个口,这才小心翼翼地再次放好。

他的帽子握在手里,这让王马得以看见他的表情。

少年笑了一下,声调温柔地轻轻说了一句话。

“虽然见不到面,但是……谢谢你了。”

说完他就戴上帽子像来时一样匆匆走了,走的时候似乎还有点害羞,把帽檐压得一低再低,留下王马在树上发愣。

哇,他长得好好看……不对,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王马跳下树查看那包小鱼干儿。这种小鱼干儿它见过,这绝对是在宠物店买的,还是很高级那种……那是王马曾经跟某只娇生惯养的家猫勒索得来的战利品。

啊,那个人真的好有趣!他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有点兴趣了,要不要试着跟踪个几天看看,也许会发生好玩的事情呢?能找到这里估计也挺聪明的,说不定跟踪的时候就会被发现了,好怕怕~

不过,在适当的时机被发现的话,是不是能接近他呢?

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事情,然后就有了跟最原终一在一起的王马小吉。

—8—

“王马君你到底去哪里了,你真的吓坏我了……啊,你是不是去打架了?”

“喵?”

“不要装傻啦王马君,看你身上的毛就知道了……回去要好好洗个澡啊。”

“喵~”

“诶,别蹭了,身上脏……停停停,别扒我扣子啊王马君?!”

“喵♡”

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适时地投下光来,照得他们的影子交织在一起,照到王马攀着最原的胸膛给了他一个湿润的吻。

安静而美丽的画面。

仿佛全世界,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够了。

END

番外:

“最原,这是你的猫?啊好可爱,可以摸摸看吗?”

“嗯可以啊……诶等等,王马君别闹了,安静一点……呃,要我吻你吗?”

V3众:MD冰冷的猫粮往嘴里胡乱地塞。

真•END

后记:
写完我都想养猫了……
还有,高三好忙好累哦,扑地打滚,要两只小天使亲亲才能起来
*发布的第二天早上对原文做了一句话的修改

评论(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