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留守少年和热牛奶

#看看这标题,全是我的恶意
#背景和平的普通希望之峰世界
#同居交往设定,无差
#一个温馨普通的日常

入冬了。

今年的冬天早早地飘起了雪,昨天天气预报才说会有冷空气降临,今早起来王马就发现窗外已然是一片白。

屋子里开着暖气,这让刚从长长的睡眠中醒来的王马觉得有些供养不足。摇摇晃晃走向窗边将紧闭着的窗子拉开一条缝,冷空气迅速灌了进来,拍打着王马因缺氧而泛红的脸。

终于意识回归了身体,王马打开门,习惯性地朝客厅说了一句早啊最原酱——

啊咧,最原酱不在。

瞥了眼日历,发现今天的日期上被打了一个圈,旁边写着“见面委托”四个字。

什么啊,难得的周末居然去工作了。

王马无趣地拖着松垮垮的睡衣挪到客厅沙发上坐下,不过没有对王马小吉专用清(zui)醒(yuan)药(zhong)剂(yi)在,这种举动无异于换个地方睡觉。

王马瘫在沙发上迷糊了一阵,恍惚间好像听到最原的声音。

“别又睡过去了啊,王马君。”

王马一个咸鱼打挺坐直身体,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里哪有什么最原啊。

他啧了声,心道我什么时候被安吉传染了,又转念一想说不对啊,那最原酱不就成了我的神了吗,哦才不要呢,肉麻得要命。

他突然想到他现在是要吃早餐的。游移到餐桌边,果不其然看到自己那份早餐正等着他大驾光临。

两片白土司和一颗煎荷包蛋,完美的早餐。王马食量不大,而最原总是能很精准地掌握他每天的需求。百田嘲笑过他说就是因为这样他才长不高,自己当时做了什么来着……哦对,摇了一瓶panta。

他顾不上热一热三两下就扒完了面包和煎蛋,然后留下他目前的最大难题开始干瞪眼。

哦,忘了说,王马的早餐除了面包和煎蛋之外,还有一杯牛奶。

天啊,牛奶!这是对王马而言全世界最具恶意的玩意了。他盯着牛奶上结起的奶皮,在开足暖气的屋子里打了个寒噤。

噫,想起了九头龙酱。

最后王马还是屈服于现实,把牛奶塞进了微波炉,不过到底是屈服于哪个现实就不得而知啦。

微波炉发出清脆的一声“叮”,王马把牛奶拿出来带到沙发处,这才吹了两下,小心地试了一口。

唔呃,好烫好难喝。

王马不喜欢牛奶。黏黏稠稠的,还带点腥味,让他想起那些流着胶质的猪蹄。

他吐了吐舌头,皱着眉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牛奶。热牛奶会烫得他舌头疼,他曾经无意说起过,而最原显得很重视,告诉他那种叫猫舌,并嘱咐他吃喝什么热的东西前一定要吹凉一点,保证那些东西不会烫伤他自己。王马委屈的不行,他想我堂堂恶之大总统居然要做这些像小屁孩一样的事情,嘛即使如此他还是照做了。

如果让其他同学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惊异于那个王马小吉居然做出了符合他外表的行为来——哦,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真的。

他无聊地晃着他的腿,不时踢到木制的茶几,发出有节奏的咚咚声。

啊~最原酱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牛奶他喝了一半就喝不下去了,奶香环绕在他的齿间挥散不去,饱腹后的王马又倒在沙发上试图睡觉。

全世界他第二害怕的就是无聊了。没有最原酱在,他反正就是没事做。

他闭起眼,在暖气环绕中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

“我回来了,王……呃。”

突然间最原的声音直接输送到他的脑海里,他一个激灵立马就彻底清醒了。

不,他才不打算那么给最原面子,他准备装睡。

他能感觉到最原轻轻地关上家门,轻轻地向客厅走来,甚至能感觉到最原轻轻的呼吸。

哎呀,他过来了。

最原一边小声地抱怨着说王马君怎么又在沙发上睡着了一边在沙发前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撩开了王马遮住脸颊的额发,盯着他看了一会。

“明明王马君这么可爱的……”

王马心里咯噔一声响,然后开始狂跳。

好吵……可千万别让最原酱听到啊。

幸而最原好像迅速背过身去并远离了他,慌慌忙忙地小声说着:“啊啊啊我在说什么……”

王马:“……。”

撩完就跑很刺激嘛,最原酱。

王马怒极反笑,从沙发上悄摸摸地起身,左脚往地上轻轻一点就朝最原扑过去,利用身高优势扒在他的背上。

“最原酱~”

“诶、诶!王马君?!”

最原明显被吓到了,呆毛瞬间像天线一样竖了起来。

“最原酱现在好像KIBO哦~”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啊……话说王马君你又装睡了对吧……”

王马笑嘻嘻地应了声就从最原的背上跃了下来。最原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看到里面的半杯牛奶就皱起了眉,说着热好的牛奶要喝完云云。王马自知说不过希望之峰三大论破小天才之一的最原终一,只好咕哝着坐到餐桌椅子上等着。

最原把牛奶放进微波炉后并没有回到餐桌边,而是就这样站在厨房的窗边看起了外头的雪。

最原看雪,王马看最原。

“王马君,今年的雪很漂亮呢。”

最原嘴角带着笑,偏灰的眸子里淌进了落雪温柔的白。

“是啊。”

你也是。

微波炉像不久之前那样发出好听的响声。最原把牛奶拿出来,凑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吹才递给王马。

“啊,谢啦最原酱~”

之前还折磨着王马的那杯牛奶在最原的手里就显得顺眼多了。王马接过牛奶,又温吞吞地开始了他的牛奶大业。

最原拉开餐桌对面的椅子坐下,看着王马微微笑。

“王马君,中午想吃什么?”

“葡萄panta就行了~”

“呃,就算你这么说也……”

这个周末与过去的或将来的那些周末,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

END

后记:
已知全文总时长40分钟,又知最原终一回家的时间接近午饭时间,求王马小吉起床时间。
最近我们这倒春寒,真的是冷死了才想写的这篇。
中篇准备中……
感谢阅读。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