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传说森林的深处有一个魔王

#不务正业,突然脑洞
#小吉中心
#叙事诗,歌剧体,可能有点看不下去,很抱歉……


传说森林的深处有一个魔王

他睥睨众生,掌握一切,拥有神奇的力量

人们说他是恶之大总统

如果穿越重重阻碍见到他

就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时光飞逝,一切如常

当总统喝着汽水,一个少年来到他的殿堂

少年留着墨绿的长发,面容疲惫,神色悲伤

他说,总统啊,我最爱的姐姐离我而去

即使肉体无法团聚,我仍对她死心塌地

为了她,我可以弑后杀皇

要我如何都无妨

只求您让我最爱的人回到我身旁

总统微微笑,像在思考

他说,にしし,你很有趣

在我书架的第三排有一本书

它在最右边,记载着一种降灵术

我将授予你,让你懂得更多

拥有它,你将有机会与爱人同驻


时光飞逝,一切如常

当总统喝着汽水,一个少女来到他的殿堂

少女有着红色的短发,奶声奶气,不卑不亢

她说,总统啊,我的挚友遭人杀害

她们一位是艺术家,一位精通合气道

凶手好似习得了某种法术,这让他自在逍遥

我想学会魔法,将他快快抓到

总统微微笑,像在思考

他说,にしし,你很有趣

在我书架的第三排有一本书

它在最左边,上面记载着很多很多魔术

我将授予你,让你去学习

拥有它,你将有机会将狡猾的凶手捉住


时光飞逝,一切如常

当总统喝着汽水,一个少年来到他的殿堂

少年戴着黑色的帽子,看似软弱,实则坚强

他说,总统啊,一位网球选手于水中溺亡

在红发魔术师的演出上

我细细地问,细细地想

凶手竟是我信任的女仆桑

但我不才,恐冤枉贤良

我很害怕,我很慌张

恶之大总统,他们说您无所不能

请您告诉我事件的真相

总统微微笑,像在思考

他说,にしし,我认得你——

伟大的侦探,最原终一

在我书架的第二排有一本书

它在最中间,上面有曾经在这里的两本书的全部

我将授予你,供你尽情翻阅

拥有它,你将有机会了解所有事情的真面目

但是啊,请你留步

有一个故事,不知你是否愿意听我讲述?

我曾帮助一位少年寻回他的爱人

我曾帮助一位少女寻找她的仇人

我非善类,却也愿世界和平安详

而事实不若我所想

世间险恶,人心惶惶

神称我为谎言,我所愿与真实相悖

无人伴我身侧,无人知道我的名讳

罢了,罢了,一切皆无所谓

回去吧,我将保你全身而退

忘记这一切,不要让你聪明的大脑徒增累赘


时光飞逝,一切如常

当总统喝着汽水,侦探重新回到他的殿堂

他气喘吁吁,脸上有伤

总统心中一动,问他为何来访

是否又有案件,令他思路受阻?

他径直向前,在总统的宝座前方停下脚步

他说,您说的话,我一直放在心上

我所来不为案件,只期望见您一面

我寻访四方,听遍传言

拼凑零星信息,阅尽古老典籍

怀揣景仰之心,您的名讳我终得寻觅

神赐予的尊贵姓名——王马小吉

谎言虽为虚无,却也有不可思议的魔力

它能让虚弱的老人露出微笑,让胖胖的小孩停止哭泣

我热爱真实,也为谎言沉迷

我将伴您身侧,假若您愿意


传说森林的深处有一个魔王

他睥睨众生,掌握一切,拥有神奇的力量

有一位少年,始终伴他身旁

他们同享生命,共度时光

一位是恶之大总统王马小吉,一位是传奇的侦探最原终一

他们远离世事,相存相依

他们被写在书上,再也无人能将他们忘记


钢琴家少女停下了演奏的歌剧

轻轻笑着,在舞台中站立

导演问她为什么不继续?

她说,到此为止吧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END

后记:
作者歪着头敲着笔
心中升起了别样的思虑
哎呀呀,我写的东西
这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

评论(12)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