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谁动了我的最原酱

#愚人节贺文,还是刀不起,就写个跟愚人节没什么关系的愚蠢故事吧……
#小吉最原互相痴汉注意,有可能ooc
#和平的希望之峰设定,超高校级偶像化,设定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们都会像idol那样出周边并在Animate发售

DICE一众烦得要死,因为他们的总统烦得要死,而他们因为无法帮到总统更加烦得要死,所以总统和成员们大眼瞪小眼又各自烦得要死。

王马小吉,众所周知的恶之总统,希望之峰学院备受瞩目的新生,手下统领着秘密搞事结社DICE,骗人的绝技堪称出神入化。他总给人一种要啥啥有的感觉,偷得到上帝头上的金光环,棍得来阎王珍藏的小黄本。哦,让他插会儿腰,他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不过别急,他得意不了多久。

王马小吉,众所周知的恶之总统,也许搞到了上帝的金光环和阎王的小黄本。

——但是搞不到最原终一的杯垫。

最原终一,众所周知的新人侦探,希望之峰学院备受瞩目的新生,肤白貌美大长腿,性格天使人人吹,解决委托的能力更是超棒棒,超高校级的和非超高校级的都想给他一朵小花花夸夸他,顺便约个饭,撩个汉什么的。

这跟王马同学有什么关系呢?

王马小吉,众所周知的恶之总统,是最原终一推。

也许是因为个人设定的问题,王马对侦探这个职业特别上心。所谓的搞事搞在事身上就是这个道理,超高校级的侦探大前辈雾切响子的周边他以前屯了一堆,这个新一代侦探的周边出了倒是见他迟迟没动静。略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学院生活不提,反正突然有一天例行集会总统姗姗来迟,一到地方就冲着DICE众大声宣布:“最原终一都知道吧,我喜欢他,我要撩他!”

从此以后总统开始大肆收集最原的周边。出了海报吧唧文件夹笔记本他都会第一个去搞垄断自不用说,放在网上拍卖的珍藏版周边他也毫无压力——一群人争相加价的时候总统安稳如山,拍卖陷入僵局的时候他食指一动,在数字末尾加个零,结束战斗。

妙啊妙啊,咸鱼血汗怀中揣,总统闷声发大财。

可惜人力有时而穷,有些东西不是靠钱可以砸出来的。

比如抽杯垫。

王马有个粉丝给的爱称,爱到深处自然黑的那种爱称,叫非洲总统。他平时听了也就喜闻乐见过就过了,现如今他真是恨死了这个称号。

他狠狠地戳了一下印着KIBO头像的杯垫,内心草泥马风暴席卷过境。

他有钱,他有的是钱,要多少有多少,周边分利多的是,几套海景房都买得起——

“怎么就抽不到最原酱的杯垫啊!!”

听一听啊朋友们,这是野性的怒吼,是海哭的声音!DICE的干部们一捂心口,看着倒在宝座上葛优瘫的总统不禁老泪纵横。

王马虚虚一抬手抱住最原的海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猛蹭。啊,这脸,这腰,这臀,这腿,啧啧啧,上帝啊,这是怎样的男人!总统现在就是一脸的prpr,要不是海报会进水,DICE众真的毫不怀疑他们的总统会舔上去。

这种深陷恋爱泥沼的样子哪是什么恶之大总统啊,明明就是恋之小魔仙好吗,粉红色那位。

总统,你变了qwq

王马突然一个咸鱼打挺坐起来,眼里愣愣的说你们有没有谁抽到过最原酱啊,得到否定回答后事情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总统抱着海报hshs,一票众人抹着纵横的老泪,商量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我大DICE要亡啊。

咋办呢?其实事情很好解决。相信大部分人想要取出你存钱小猪猪里的硬币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砸了那小猪猪。什么,踢馆砸店?不,这一点也不DICE。DICE搞的事不能简单粗暴没品位,要优雅酷炫狂霸拽,不是搞死你,是搞到你死。

第二天,全社出动轮番制霸全城Animate喝饮料抽杯垫。

当你看到一群带着面具穿着拘束服的白花花占领了店面喝饮料,你怕不怕?这时候超高校级的总统眼睛发着绿光来抽杯垫,你怕不怕?抽了几次抽不到想要的,还有人在旁边烧纸条洒panta搞玄学,你怕不怕?是不是还有一种骑着皮皮虾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的冲动?是的,店员就是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心情,在得知他们的目的之后甚至想把所有库存的最原杯垫举双手奉上,然而王马总统并不信这个邪,偏要自己抽出来,说这才叫爱。

爱情就像龙卷风啊,所到之处到处都是被拆掉的杯垫包装,还有被画得花啷啷的KIBO头像。由于喝饮料的缘故,DICE制霸全城Animate的同时也制霸了全城的厕所。

就这样总统的爱之龙卷风卷到了最后一家Animate里,然而手里还是没有最原的杯垫。

唉,最原酱,为什么你是最原酱……简直要怀疑人生了好吗,店员是不是从没让最原的杯垫出现在可抽范围内啊,还是说他们来晚一步,杯垫全被人抽走了???

总统表示生气极了,手撑着脑袋瞬间黑了脸。DICE生无可恋拼命喝饮料,盼着总统赶快抽出最原的杯垫了事,当然抽出的总统杯垫全被大家私藏起来这又另说了。

他翻出手机里偷拍的最原照片,贴到脸上一阵哭唧唧。趴在桌子上的样子远远看上去就像蘑菇人方吉——只差一个字,差不多,差不多嘛。

恰好经过店面来碰运气毫不知情踏进Animate的某侦探的右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

“呃,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居然有人看到店面被制霸之后还敢来喝饮料吗,有点烦啊……等等,这个仙乐一般的声音是!

王马惊了一下,眼神带着惊愕一点一点机械地往上爬,这芊芊玉指,这吹弹可破的皮肤,这微微下压的唇角,这精神抖擞的呆毛,这这这这不是最原终一吗!

他倒抽一口气,眼里瞬间迸发出小星星,控制了一下快要喷涌而出的鼻血,内心挥舞起彩色荧光棒开始了赞美最原的旋转打call——啊!他真好看!

但是他说的是:“にしし,最原酱跪下来舔我的鞋子就让你坐哦。”

最原:“……”

DICE众:“……”

他们本来以为他们的救星到了,他们错了。他们亲爱的总统是如此的特别啊,蚊香都比他直,双重意义上。

王马笑了几声才说开玩笑的,最原酱随便坐啊。

还随便坐呢,其他位置全是白花花还能坐哪啊,坐你头上吗……最原放下饮料盘子默默吐槽,说了句打扰了就在王马对面坐下来,卸下了肩上的小背包小心地护在怀中。

“最原酱不是单纯来喝饮料的吧?说起来不用那么防备嘛,我又不会抢你的包~”王马真是笑嘻了,脸色明媚有如八月阳光,从刚才的咸鱼变成了鲜鱼,活蹦乱跳会搞事那种。

“会防备不是当然的吗……这里都是你的人吧。”最原压了一下帽子,无声地打量了一下周边貌似在乖乖喝饮料实则总统一声令下就随时都能开始搞事的白花花们,心里考虑着要不看准时机安一个追踪器在谁身上。

“最原酱不要想趁乱安装追踪器什么的哦!”总统得意地摇了摇食指,“被我发现了的话就把最原酱的四肢砍掉~”

“这是在说谎吧……”

“嗯,是骗你的哟。”

完了,心好累……总统你之前撩汉都撩到哪去了,这关系怎么越看越不对啊?DICE众看得那叫一个急,简直当场就想紧急成立一个按头小分队。但是这一来一去他们也从总统的眼神里读懂了,大兄弟,撩汉要循序渐进不知道吗,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撩汉归撩汉,杯垫还是要抽的。离总统最近的一位成员轻轻咳了一声他才想起杯垫这茬,恋恋不舍地离开座位还一步三回头,真当是眼睛都长在最原身上了。

他心中默念了三次最原大法好,然后往抽出的东西上一看——

“啊~又是我自己的。”总统无趣的翻了个白眼,第无数次对自己的脸感到无限的失望。他晓得社里人会拿走他的杯垫,所以他往座位那边看去打算来个高抛,观赏社内大战也蛮有趣的。

他向大家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杯垫就随手往那边抛了过去,然后施施然路过一团饿虎扑食的白花花们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要找个话题跟最原聊天,却发现最原愣愣地往白花花团那边看,好像还带点羡慕。

王马不乐意了,什么啊,我居然还不如一个我的杯垫好看?只是个我的杯垫——

……我的杯垫?

……羡慕?

“最原酱难道是想要我的杯垫吗?”

最原好像是被戳中心事一样抖了一下,讪讪转过头来说:“也没有很想……”

王马眯了下眼,指着最原一本正经道:“最原酱,伪证失败!这种谎言连昆太都骗不过哦!”

最原不出声了,窘迫地低下头来只顾着喝饮料,手中的小背包被他抱得更紧了。王马得意了会,突然注意到被最原好像不是在护着背包,而是在护着背包表面的什么东西。结合刚才的事情一想,总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王马决定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至于佐证的方法——要什么方法?搞事就行了。

他左手从自己口袋里摸出几张自己的相卡(他表示他不是自恋,他只是以防万一),站起身来喊了声最原酱,趁最原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笑嘻嘻地右手一个手刀过去就作出想把最原的帽子掀掉的样子,想借最原抬手的机会瞄一眼他的包。然而最原并没有这么简单就被计划通,他不动声色地微微躬身遮挡了一下包上的东西才伸出一只手稳稳地按住帽子。好吧,没关系,王马撒花一样往上头抛出了他的相卡,抛之前还故作延迟让最原看清上面的东西才放手,成功地在最原下意识伸手去接的小动作间隙中夺得了最原的背包。

“等、王马君!之前不是说不会抢我的包吗!”

“にしし~那是在说谎啦~”

最原看起来慌得要死,这让王马更加开心了。最原起身想要夺回他的包,而王马就在各种躲的过程中打开背包往里头看。

只一眼他就跪了。

包是大口袋式的,所有的内容物都一目了然。店内的灯光有些不足以看清里面的东西,但王马完全知道了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因为他看到了海报形状的玩意,笔记本形状的玩意,装吧唧的那个盒子一样的玩意,还有一片的白花花和紫莹莹,和一个他特别熟悉,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都会看到的脸。

背包被抢回去的时候王马还是愣的,包离手了他还在想,啊,那个挂在拉链旁边的是我的橡胶挂件吧……

他抬头去看最原,最原护着他的包,脸上写着事情败露坦然面对死亡要杀要剐都随你好了,隔着两三步王马都能感受到最原脸上居高不下的热度——又或者是他自己脸上发烫了?他不懂。

而他心里想的是,你这不是我的推吗,你为什么不跟我告白啊?

总统,你自己也没资格说别人啊。结束了惨无人道社内斗争的围观DICE群众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终于有一位雷锋看不下去了:“Boss,最原君的杯垫还是没抽到,今天要不就先回去了?您还有其他周边可以看啊。”

该说不愧是秘密搞事结社的成员吗,瞧瞧这句话里的信息量,真是神队友啊,成功让总统帅不过三秒,同样露出了事情败露坦然面对死亡的表情。

男男主角相对无言,背景浮现粉红泡泡,适合谈话,更适合告白。于是DICE一众深藏功与名,从可能要吃狗粮的现场紧急撤离,心想接下来都是造化了,默默祝福总统完成他的撩汉大业。

那天之后王马又变回了那个王马小吉,带着他的秘密结社天天搞事,只是不再执着于最原的周边,偶尔看到就买回来,买不到也是一脸的无所谓。大家以为事情没成,派代表去问的时候总统露了出一个计划通式的微笑,感觉开心到欠揍,说了句可以写入社史的名言。

“最原在手,天下我有。”——王马小吉

好吧,解决这件事情并没有让DICE众好过多少,无非就是让总统一夜暴富坐拥世界的珍宝,成员们日渐穷困罢了。

虽然狗粮管饱,但是每天都要换一副新墨镜真的很烧钱啊。

END

后记:
很多对最原的说法都是我自己的想法,是我想夸他,就是想夸他。
一个撩到汉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好团队。
感谢阅读。

评论(26)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