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樱花铃02

#世家少爷吉×神社巫女最,背景大概是明治到昭和
#完全自我满足的产物
#有自说自话的内容,精通这方面情况的小天使们请多担待……要是有什么地方写错了请一定要跟我说
#突然灵感系列

☆.。.:*.。.:*☆

最原醒得很早。

天刚蒙蒙亮,云层极薄,却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他闭着眼静静地在榻榻米上坐了一会,待到嗅到樱花裹着露水的微香,听到鹿威击打圆石的空鸣,感觉到落进窗棂的光隔着一层眼睑像水墨一般在房中铺开,才慢慢起身收拾床榻。

感知世间万物是巫女每日的必修课。

他着了一身皂色和服开了门,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还是不由得被光刺得微微一眯。有水滴从屋檐上滑下,晶然碎在地上,发出细微清脆的声响。

怕是昨夜又下了雨。他想。

洗漱过后他在院子里烧荷叶茶时走了神,不禁担心起某位睡在客房的小少爷住不住得惯,毕竟那位小少爷要住在这里的可不止是一两天这等短暂时日。

“我以为最原酱每天都会穿巫女服呢。”

轻快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最原一惊,随即又安下了心。

应当是睡得不错。

往声源那头看去,王马站在院子里的那棵离他不远的红樱下,笑嘻嘻地看着最原。他手里把玩着一只做工简单而精巧的扫晴娘,是他昨天一时兴起说想要,最原就急急做了送去给他的。

“王马……君,早安。”一句少爷险些脱口而出,多亏忆起昨天因叫了少爷而遭到无情戏弄的惨痛经历才让最原及时刹住了车。

“早,最原酱。”王马嬉笑着走近,身上带着淡淡的紫苏料的香气,这也是最原怕他睡不好,为他点上的。“是说,最原酱是不是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那是个问句吗?最原苦笑了一下,他真的不太清楚住在城里的世家少爷在言语上与他们这里到底有着多大的差别。

“村子生活上算不得富裕,”最原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冒着白气的荷叶茶上,“多余的衣料并不常有。”

王马听了皱了下眉,多余的衣料?是谁告诉他这个村子的人是很敬重神明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堆了笑的脸,他有一点微微的不高兴,想着村子里难得出一个有那么点趣味的人都被糟蹋了。

“最原酱愿意的话我的衣服给你穿也可以呀。”

……穿不下的!

最原哽了一下,没有说出来。

“承蒙心意……”他为壶底的火苗一下一下地扇着风,莫名有些想笑。

大概是被看出了那么些意思,王马不置可否地哼了声,嘟囔说饿了,最原酱什么时候做早饭啊。

最原轻轻的笑了下,心里想着王马君竟是有些小孩子气。他把茶壶拿下来放在盘上,说早饭很快就好了,王马君赏会儿花吧,这棵红樱七天就谢了。

王马没答话,盯着樱树出神。半响,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捏着扫晴娘左右地晃,说了句,真可惜呀。

最原听到了,也无奈地笑说,是啊,真可惜啊。

那棵红樱仍是孤零零的开得极艳。

☆.。.:*.。.:*☆

“来聊会儿天吧,最原酱。”

已经入夜,最原经过书房的时候,就听到王马在屋里说了这么句话。他犹豫了一下,仅两天的相处让他对与王马说话这件事提起了相当程度的警惕,但他隔着一扇纸门好似能看见屋内画着樱花的玻璃灯和坐在桌边的王马,还是鬼使神差地应了声,拉开了纸门。

王马刚洗浴过,印着紫色花纹的浴衣随意地半敞,有水珠自锁骨滑落。一只手翻着古老的草纸书,另一只手拿着糯米团子在吃。桌上胡乱放着三本不知有没有翻过的书,旁边是整齐地码在盘子里的不同颜色的糯米团子,还有一壶配了一套红樱白底茶具的荷叶茶。

最原帮他整好了书,又抬手给王马添了茶,小心翼翼的,这才在王马对面坐下来。

“最原酱做的料理真的很美味啊。”王马大嚼着糯米团子,团子软糯地在口中化开,味道是恰到好处的甜。

“跟着食谱做的,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最原低头,声音里微微含着笑,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羞,“写食谱的东条小姐可厉害了,被城里的贵人家看上,召去做了女仆。”

“嘿——”王马声调平平,大抵是没什么兴趣,最原也知道他不过是随口一说。

初春的湿寒浸进房内,王马端起杯,将杯里的茶一饮而尽。

“应当喝清酒的。”他眨着眼说着,笑得挺欢。他们虽然同龄,王马却在身材和面容上都稍显得年幼一些,轻轻笑起来是一副天真模样。最原看着他莹紫的眸子,依稀想到在清晨凝了露水盛开的菖蒲花。

“初春寒气重,又有湿气相缠,还是不要喝清酒的好。”最原说着也把自己那只杯子酙满了茶,勾起一抹笑,“若是王马君真的想喝,明日我去取些梅子酒来吧。”

“说笑罢了。”王马随意地摆摆手,又捻了一个团子丢入口中,慵懒间仍是带着一股子世家出身的高贵,“其实是想喝汽水。”

他看见最原轻轻偏了偏头表示不解,细柔的发丝滑落一旁,暖光攀上最原有些呆滞的脸,任谁看去都是令人心底一软的纯良。

“西洋人的东西。”他解释道,“很好喝的哟。”

最原点点头,眼神染上些许遗憾,又迅速被他喝茶的动作掩盖过去。

他这些小动作当然尽数被王马看去,王马思考了一阵,话锋一转,又说:“最原酱好像很喜欢看书。”

不等回答,他又用指尖摩挲着苇草压成的纸页道:“尤其是情节复杂的……这本《灵异录》。上头可是作了不少的注。”

最原听得微怔,手里的杯子不由得捏紧了些,许久才轻喃一句:“竟是被王马君找到了……”

“——真的?”王马失笑,得逞一般冲着最原眨眨眼,翻过书页给最原看,那书是《古今和歌集》。

“……”最原险些喷出口里的茶,心下叫苦,只得无奈地笑,“真的。”

王马眼角弯下去,换了个坐姿,膝下的蒲团被他压得微微变了形。门外最原为驱寒而点起的香从纸门的细缝间沁进来,让人都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在我家,开得好看的花都会被折下一枝来放在瓶子里摆在家中,供人观赏。” 王马心情挺好,抿着茶,直勾勾盯着最原看,“最原酱没有这样做呢,明明这里的樱花开的这么好。”

最原往外看了一眼,眼睫扑闪扑闪的,像只受了伤的蝶。

“花开在天地间是好看的,折下来囚在一隅之中,就会黯然失色了。”

外头吹起夜风,樱花树发出悦耳微响,蛊惑一般,引得人忆起昔年往事。

七日樱舞,声未绝,有故人思。

“是啊。”王马含笑凝视着最原流了光的眼,“是这样。”

TBC

☆这章最后最原说的话可以用来出阅读理解题了。
☆我饿了,我也想吃糯米团子!!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