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王最半脱坑,产出大约是很少很少了。虽然这并不代表我不吃。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明天是世界末日

#重打第五章,突然脑洞
#一个哲学吉,CP倾向不明显就不打tag了,大家有缘就看没缘就……就算了
#一点真诚的小想法,也许有错,可以跟我说,我爱你们
#时间线第五章,机库中
#一封写给最原的信


给最原酱:

我居然真的开始动笔了,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来猜猜,你可能在想我为什么要写信给你。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你就当是个下意识的行为吧。

其实我也不懂我在干嘛,就像我不懂我一开始为什么要写这种废话,因为我根本不想要你看到这封信。不过假想一个自我剧本很累的,百田酱是个笨蛋嘛,一切当然要准备充分……就算是个小小的放飞自我吧。

嘿,“自我”,说起来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自我价值,人的存在。不过人的存在是什么呢,存在就一定真实吗?

就像我上次说的,真实未必就好呀。要是你有一天发现世界就是一簇脑电波,一档随时更改的电视节目,或者是一个小孩子随手就能结束的程序,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宁愿什么都没发生过,日出日落,自己还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虽然我很肯定这一天很快就会到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觉得安于现状才是最大的安全。你看布鲁诺就因为说了句宇宙是无限的就被烧死了。但是你好歹能明白一点我在想什么吧?

其实无论是对自己,或者是对他人说谎都非常非常简单。有点像做电工,你只需要打开保险丝盒,把整齐排列的保险丝接错,然后就可以看到绝佳的接线效果了。有时结果出人意料的好,有时就是一团糟。不管怎样,只要技术精湛就不会伤到自己。就像我一直在做的那样,就像你学级裁判里有时会做的那样。

说到这个,你有几次的妨碍让我很生气啊。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侦探,说要找出真相什么的,结果上还不是感情用事比较多吗?凭着这种半吊子的心情居然还敢把自己定义为正确的那一方,妄图否定我的谎言……真是令人发笑。可惜你那个还算聪明的脑袋了,本来如果我们在别的地方相识,我还希望让你加入我的组织呢……开个玩笑啦。

你看看你,一个为了找出真相不惜做伪证的家伙,跟我有什么区别?更不要说盲目相信他人了。

我不会再给你做有关我谎言的任何说明了,反正你也听不进去,你不会懂的。不过你早应该知道,无论再怎么努力有些东西就是那样了。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空白就是空白,不在了就是不在了。这无聊而且没有意义,除了会让人变得像失去牧羊人的羊群那样六神无主。

有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改变了什么,但是很可惜,没有。就算是有,这种改变也是表面的,就像蛋糕店里又黑又苦的蛋糕可以铺上各种口味的糖霜,但是卖给你的东西本质上还是那个吃起来令人难受的玩意。

算了。反正呢,我这次要做的事情可由不得你否认了。毕竟我又不是要征求你的意见来的。

但是,嘿——别以为你能解开我的谜。

一般来说,案件这种东西就像座围有高墙的花园,要进去就先得找到门。有时会有好几扇,有时只有一扇,不管怎么说一定会有的,不然园丁——犯人,如何进去播种施肥呢?那扇门或许很大,不但有箭头指示牌,也许还闪着大大的霓虹灯标识:“由此进入”。不过也有可能是扇小门,还没你一半高,而且布满爬藤植物,必须花一阵子才能找到。但是它总会在那里的,一直在,只要找得够久,而且不怕扯开藤蔓刺破手。

不,我不是在提示你去找门……我是想说,别找了,你找不到的。我会把哪怕一丝缝隙都拿水泥糊起来,很浓很稠的水泥,看不清真相的水泥。虽然我也不介意看看你为了找那个不存在的门而努力挣扎的样子。

然而呢,对的,我确实有想要让你知道的事情。与其说是想让你知道,不如说是让你自己思考得到答案吧。我知道你可以的。

我要你好好想想,这个游戏——自相残杀的游戏,到底是什么。不过是什么总归来说不重要,真正重要的问题是,是谁先犯了错?是谁先说了谎?是谁先掩盖了事实?是谁,先扔出了第一块石头?

不是我们都认为是的那个答案。

你说我为什么要提这些问题的话,那就当作是我送你的一个小礼物吧。虽然不会让你有多开心啦。

别误会了,我说这些东西不是为了一些无聊的理由。相反的,我不是为了止血,而是为了放血;不是为了倾诉,而是为了沉默;不是为了获得解放,而是为了被囚禁。别忘了,善与恶并存,畸形靠近着优美,崇高的背后藏着粗俗,光明与黑暗共处。很有道理吧?我忘记是谁说的了。

跟你说好像也无所谓,因为我要终结这个游戏。我们都是某人棋盘上的棋子,那个人,也许是那些人,认为人类的灵魂都是布满皱纹的衰弱物品,想看一些他们拿填充物重塑的空壳——你知道认知到这一点这让我非常非常生气,因为我是总统嘛。

我相信我现在是很清醒的。很快你也会了,大家也会了。

清醒诶,这是个很好玩的东西。当清醒被拿走的时候你根本不会知道,你甚至感受不到身上已经少了那种东西,只有它再度回归的时候你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某种稀有的野生鸟类,出于自由而非强迫在你体内居住和高歌,像不像?

好啦,就写这么多吧,我可不是什么闲人,之后还有一大堆计划要实施呢。我听到百田酱又在那不知道搞什么了,我得去交涉才行呀。

基本上写了这些我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说不定都是假话?嘛算啦。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造出一个诺亚方舟。到时候能不能乘上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觉得诺亚方舟这个比喻很糟糕吗?我觉得挺恰当的。

毕竟明天会是

END

物品描述:
这是一封没有写完,收信人也没有收到的信。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