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最王最】过去现在未来的黄昏

#我被甩了,我很难过,难过得睡不着,于是决定要报社
#V3游戏程序设定,之后大家都好好的回到社会中去了
#记忆保留
#单箭头吉
#是重发,我觉得lof跟我有仇,我这样一个好人你为啥屏蔽我

━━━━━━━━

你很难过吧?对不起啦……人类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自己处在安全的境地就会忍不住想寻求刺激嘛。

嗯?你说是骗人的?不,才不是呢。

因为我就是你……你知道的。

哎哎,别生气别生气,我不说就是了。

那就先这样吧,我也,嗯……我不懂呀,可是,我们是同一个人对吧?你很快就会同意我的。

━━━━━━━━

“你看,超高校级的总统诶,就是他啊,王马小吉(笑)。”

“真假——哇啊,亏我还是总统推……好弱气哦,失望。”

“谁都没想到的w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哦,说不定他突然就黑化了呢。”

“小声点啦~还是好想上去求个合影,fo我的人肯定会涨的w”

……。话说这边可是都听到了啊。

王马规规矩矩地抱着书本从走廊里经过,自从他从弹丸论破制作组回来之后就总能听到这样那样的风言风语,与上述言论也差不了多少吧。

没什么不好的。疏远就疏远吧,反正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人,至少从前被霸凌的处境有所改善了——几乎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游戏中自己做出了那样的壮举嘛,放送之后网上可是几乎一边倒地好评一片,谁会去霸凌一个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呢——英雄,鼓起勇气来找他聊天的总统推们是这样说的。

……是吗,是英雄吗。

他踏进教室,喧哗声随着他的到来戛然而止,几十道含有不同讯息而王马并不想去分辨的视线投递过来,镭射光一样连接着他不轻不重的步伐,直到他落座才慢慢从他身上剥离。

没关系的,不融入集体也没什么,不必拘泥于这短短几年,自己也无牵无挂的。参加过弹丸论破的人就业率是百分之百,之后的人生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可以养活自己……

对,他本来是这样想的。

━━━━━━━━

是在一个黄昏,王马盯着手机屏幕麻木地一条一条删除数量多得快要涌出三次元的信息,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

“诶,王马君?”

是那个一不小心就会戳到人心软处,让人不由得放松下来的声音——是那个人。

王马一个激灵,眼睛少见的亮了一下,下意识地向音源处抬起头,视线急切地搜索着那个身影。

少年没有戴帽子,正微笑着看他。

“最原——”

但是当他看到他身边围着的有说有笑的人群时,他把那个特别的尾赘嚼回来咽了下去。

“……最原君。”

很苦。

━━━━━━━━

“王马君也过得很好啊……我安心了。”最原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当时真的吓坏我了……亏得王马君能做出那种事呢。”

“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王马在暗处捏着衣角,没有让最原看见,故作轻松地笑道,“毕竟事态突然就变成那样了嘛。”

河边的长椅冰凉,坐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变得热乎起来。水面映照着夕阳温暖却莫名刺眼的光,风吹起树叶带起有规律的沙沙声,填补了一段无言的空白。

王马抿紧了唇,手臂经过长时间的因用力而颤抖的状态后已经没有力气。

“赤松……桑,她怎么样了?”

“啊……我想明天去看看她。”最原的声音突然变得腼腆起来,好像有些紧张的无所适从,“正好也是周末……”

王马微微一低头,又迅速抬起来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看起来像是赞同地点了头似的:“要去约会啊?诶——变大胆了呢。”

“不是约会啊!只是……只是去看看。”

结果上还是红了脸不是吗,真是好懂呢……无论什么时候都。

王马蹬着脚,长椅随着他的动作摇晃起来。他歪着头看最原,微笑……不,是开心地笑了。

“那就,加油呗?终于要从那啥毕业了呢——”

“所以说不是啦……”

远处的同伴呼唤着最原催促他赶紧走,最原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声,从长椅上站了起来,瞬间的重心转移令王马差点从椅子上跌倒。

“那么,我先走了……今天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王马君。”

他笑着摆摆手,说我也是。

“还有,王马君,嗯……”最原下意识地想要去拉帽檐,结果按了个空,“谎言什么的……还是少说吧。”

他牵动了一下嘴角,轻声说是啊,我会的。

抖着呆毛的少年就这样留下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离去了。

头也不回的。

━━━━━━━━

多么温柔的人啊,以前他身边的人也一定没想到吧……这是个温柔到令人想哭的人呢。

他——他多好啊。

王马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学校,又低头看着不断蹦出信息提示框的手机。

所以已经没有兴趣了。

夕阳落了一半融在水里漾开,耀眼的橙红色看上去十分灼人。

王马面无表情地朝着夕阳落处径直走去,跨过了河边用铁链围起以示警告的安全线。

━━━━━━━━

河水是烫还是冰凉王马已经不知道了,但是这种感觉很熟悉,与意识到冲压机触到鼻尖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是一种冷静到过分的无感。

是的,你说对了,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是同一个人……是同一种人。

是离夕阳又进一步了的黄昏。

END

后记:
是很意识流的东西。
这个吉的心理描写得不是很清楚,大家看得懂就好,看不懂就……看不懂吧,我很抱歉
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