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陆上歌声01

#又名《论九年制义务教育的重要性》(不
#组织老大吉×人鱼最
#强烈的精神倾向
#小吉多爱说谎私设就有多少
#也许会出现的知识性错误,很抱歉qwq
#最近很忙,过渡章是赶出来的,当个背景说明看就好吧(๑•́ωก̀๑)

☆゚.*・

人声嘈杂。

“2300万三次——恭喜C12号的先生!”

台上聚光灯闪烁,印第安血统的年幼女孩被人拉住脖子上的铁链往台下拽,女孩因疼痛叫了一声,立刻就有戴着墨镜的壮汉把她推翻在地拖了下去。一路上女孩的哭叫挣扎像只是有蚊子在哼哼,台下的人们耸一耸肩,又看起了今日的拍卖单。

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气氛反而越炒越热。人们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拍出去了的和还未开拍的,热情丝毫不减地在拍卖单上指指点点。

独立单座昏暗的枯黄色光线总是容易让眼睛变得干涩起来。王马挥了挥手让部下送来台灯,打开到最亮那一档才觉得舒服些。

人很多。虽说他并不需要跟某些人一样扎堆站立挤在一小块公共空间里,但是隔壁单座那位胖老板——刚才的印第安女孩就是他买下的——身上的汗臭和浓郁的烟味还是让他忍不住烦躁起来。而且这还是一个话多的家伙……比如现在。

“王马先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参与竞拍呢,”胖老板一团横肉在脸上蠕动,堆了笑向王马靠得近了些,“果然是在瞄准最后的神秘商品?”

王马象征性地笑了下,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用拍卖单扇着风以驱散那股恶心的味道,“嘛……大概吧。”

拍卖单的最后一栏是空的,明显是主办方刻意隐藏起来的项目。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还是很有用的,吸引来了一些并不经常参与拍卖会的大佬(自称),王马这种。

而旁边的人还在持续试图搭话:“王马先生实在是年轻有为,DICE的事迹我也听说过不少,如果我们能合作——”

“你好像连合作协议都准备好了?”王马打断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晃着几张纸,是给王马的那一份协议书,“挺快的。”

胖老板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呃,是的,是的,不愧是……那……”

王马不置可否地敲了敲脑袋,从胖老板手中接过一只笔,哗啦哗啦翻到最后一页签字的地方利索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签完后笔在手中流畅地转了一圈,脱离指尖笔头朝下往地面滑去。

“接下来,我们最后的神秘商品即将揭开它的面纱——”

主持人的声音适时地响起,胖老板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王马眯了眼,勾起一丝笑容。

“呀,抱歉抱歉。笔好像坏了,之后再赔给你一只吧。”他从地上捡起笔,语气略带遗憾,“你的那一份协议我就用自己的笔签了,我那一份呢,就先收起来了哟。”

“当然当然。”胖老板将协议递过去,目光仍然紧紧盯着舞台后方的幕布。

王马从部下手中接过笔签完字,把协议交给部下,投递了一个眼神后也换了个姿势,兴味盎然地看起幕布来。

一阵急促的鼓声响起,在主持人充满激情的高喊中暗红色的厚重幕布被人从两边拉开。

一个大概有一层楼高的巨型水缸,其中清澈的水微微摇动着,从其反光的程度来看大概是海水吧……王马是这样想的。没有一丝杂质的海水的确相当美丽,不过这种东西要是被当做神秘商品不是太惹人发笑了吗?

主持人无视台下的嘘声一片仍然保持着微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人们稍安勿躁。

“诸位请不要急,我们的商品,在海水中才能显现出它真正的价值。”

一个黑色的布袋被几个人扛至水缸上方,仔细看去的话还能发现布袋是个人的形状。王马单手撑着头,结合来拍卖会前收集到的情报,心里越发卓定了一个荒谬而不缺合理性的猜测。海水,人形布袋,无法估价的神秘商品,除非是——

布袋松开后哗啦一声,坠入水中的物体被一层沫白的细小水泡包裹,咕噜咕噜的水响过后商品剥开水雾,向伸长了脖子瞪着眼的人们展现出它原本的模样。

王马动作迅速地关掉了台灯。

——人鱼。

蓝色的鱼尾在水中浮动,鳞片在刻意调高亮度的聚光灯下星一样闪着,尾鳍软软地如纱般摇摆,从本应该是臀部的地方开始,经过纤细紧致的腰肢和躬起优美弧度的肩胛,完美的曲线一路流往上身。

“如诸位所见,这是我们花费极大的代价才捕捉来的,货真价实的人鱼!虽然它,或者说他,是一条雄性人鱼——”

墨色的细软发丝在水中随着人鱼的动作微微漾开,呆毛翘起使得这漂亮的生物徒增了一分可爱。极少见光的凝白肌肤上多出几条红痕和片片青紫,很淡,看得出是刻意处理过。伤痕覆上水色,反而令他看上去更加惹人怜爱了。

“诸位也知道人鱼一族不论雌雄都有生育的能力,而且请诸位仔细看了,这一只雄性人鱼是多么的美丽啊——”

似乎是不满人鱼自进入水中后就没有再游动过,一根细长的黑色管子浅浅地点在水面上。人鱼猛地挣扎了一下,水波随之剧烈震荡了,应当是有人在水里过了电。长长的鱼尾在水中打着摆转了个方向,他委屈地往观众席上看去,鎏金的眸子在海水的过滤下仿佛藏着一整片星河。

“由于这样的物种实在难以见到,法律上并无相关条款,无论您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指控您犯罪!”

人鱼眨了眨眼睛,一脸不明所以地向台下一侧游来,咚地一声直直撞在了钢化玻璃上。显然是吃痛了,他捂着脑袋连连后退,少女一般的精致面容攀上了惹人犯罪的讶异和隐忍。

“人鱼在完全脱离海水后能够变成人,而且不得不说这只人鱼的声音如同传闻中那样十分动听——关于这些,就请您买回去之后再好好确认吧!”

到这里人们已经能感受到那一份超越物种的强烈荷尔蒙正朝他们迎面扑来,一举一动皆是这近乎于传奇的生物抛给他们的丝丝魅惑,当下甚至能够想象出亵渎如此高贵的人鱼而带来的满足和背德感。

“起拍价为三千万——啊,这位先生出价四千——五千万!还有——”

王马身边的富豪们躁动起来,而他只是盯着那只不知所措正在水缸中打转转的人鱼看。

“一亿三千万!——一亿六千万!还有更高的吗?两亿一千万——”

人鱼柔软的腰肢向一边弯下去,抬起脂玉般的手臂,轻抚着尾鳍处,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神色,大抵是受伤了。

“两亿三千万——两亿六千万——两亿六千万一次——”

他扭了身去试着摆动尾巴,一游一停,像只试飞的蝴蝶——不,那才不是蝴蝶,那是造物主最美丽的玩笑,是海中受了伤的魅魔,断了翼的天使。

“——三亿两千万!C12号的先生出价三亿两千万!”

他与生俱来的美丽和纯洁从最开始就一直未曾变过。

“还有没有更高的?三亿两千万一次!三亿两千万两次!三亿两千万三次——”

王马听见胖老板跟旁边连道祝贺的人们高谈阔论道这是他——也许是全场能出的最高价了。他在心中做了个简单的加法,然后在手边的出价器上摁动了一个数字。

“成——呃,C13号的先生出、出价……七亿一千万!”

让主持人话都说不利索的报价在人群爆发出一阵剧烈的骚动,瞬间有无数道利剑一般带有质问意味的目光投向王马,被王马在喝panta的轻松动作中通通无视。

“七亿一千万一次,七亿一千万两次——”

一瓶panta咕咚下肚,王马心满意足地砸了砸嘴,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的褶皱。

“七亿一千万三次——成交!恭喜C13号的先生!”

接过部下递来的帽子和披风,王马穿戴好正要走,胖老板的声音从身后慌慌张张地传来。

“没,没想到王马先生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资产……呃,关于合同——”

“啊啊,对啊,合同。”王马停下脚步笑了一下,仰起头往后看,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关怀还是讥讽,“一个忠告……可不要随随便便跟刚见面的人签合同哟。虽然你这样连让别人怀孕的能力都没有的笨蛋我也不讨厌就是了……嘛,骗你的w”

大踏步走开,王马心情很好地哼起了小调。

水缸已经被搬到后台,他在钢化玻璃前面停下,隔着厚厚的玻璃看那只还在转圈圈的人鱼,伸出手覆在玻璃上,笑出了声。

人鱼听到声音,转过头来愣愣地看着王马,竟然靠近了这边,也伸出手,扒在玻璃上。

他们互相对视着,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TBC

☆千万不要觉得七亿日元多,换算成人民币并没有特别贵……签合同的时候小吉耍了个小手段,大家应该都懂就不详细写了……之后将进入养成剧情w
发布的瞬间发现自己居然串词了!!丢脸。

评论(19)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