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陆上歌声02

#组织老大吉×人鱼最
#强烈的精神倾向
#小吉多爱说谎私设就有多少
#也许会出现的知识性错误,很抱歉qwq

☆゚.*・

我可能要被吃掉了。

当笑嘻嘻的紫发少年强行把他从水缸里捞出来,抱着他一路啪嗒啪嗒地走,直到扑通一声把他放进一个装了水的椭圆形的瓷质容器里的时候,最原仰望天花板悲壮地想。

作为一只好好人鱼,最原自诩并没有做过什么让自己觉得良心痛的事情。与人类世界里传说中凭借美妙的歌喉诱惑人类的海妖塞壬不同,最原偶尔浮上海面不过为了透透气罢了。

他认识一个总是不好好穿衣服的、留着小胡子的、每次见到他都会给他鱼吃的爽朗渔夫。虽然他刚开始完全听不懂渔夫在说什么,不过聪明如他还是学会了几个人类的单词,也学会了用人类的语言念自己的名字。因此最原从不害人,相反还有事没事去到接近海滩的地方转个几圈,顺手救一救不慎落水的人们。

然而另一位人鱼春川小姐对于他这种行为表示深刻的不赞同。他隐约知道春川小姐专门暗杀那些捕捉人鱼一族的无良人类,不过他还是试图跟春川小姐说明,人类并不是什么邪恶的生物……当时春川小姐只是叹了一口气,吐了一串泡泡,然后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自他被人类捕捞之后,他好像有点明白春川小姐的意思了。

他就不应该好奇去碰那个好像写了字的石板,在一阵传遍全身的刺痛致使的晕厥过后,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在笼子里了。

身上被披了一块黑色的破布,鱼尾因为脱离海水的时间过长而变成了人类的双腿,身上受了伤,手脚上带着镣铐……糟透了。

他知道他在不停地被易手,每一个接手他的人都会用令他极不舒服的眼神打量着他,再把他浸进海水里……上上下下的抚摸他的鱼尾,高声讨论着“买”或者“卖”之类的字眼。

他很讨厌,他觉得很难受,但是即使是对于人鱼来说年纪尚幼的最原也并不是愚蠢的,通过观察这里的环境他知道了,反抗会招致更多不幸和疼痛。

所以他什么也没说。他在等待逃走的机会。

但是当他看到那个带着夸张笑容的紫发少年时,他觉得这个想法被一个小人(竟然是那个少年的形象)一脚踹翻,清脆地碎在他的脑海里,并且好像再也没有复原的可能了。少年的所有动作都漫不经心,没有随便碰他,好像也没有想要卖掉他的意思,但是他就是觉得他逃不掉了。

一阵长途的晃动让他头晕,当他置身的水缸被搬到一个大房子里并被少年强行捞起来抱在手中的时候,他想起一个在人鱼间流传甚广的传说。

对不起春川小姐,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听你的话……QAQ

☆゚.*・

好了,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面前的人鱼缩在装了海水的浴缸角落,努力地把自己蜷成一团(他第一次知道鱼尾居然是可以折起来的),大气不敢出地盯着他看。如果不是明显能看到人鱼连鳍一样的耳朵尖都在瑟瑟发抖,王马几乎都要以为自己买回来了一尊惟妙惟肖的人鱼雕像。

仔细想想,人鱼跟人类语言也不共通,常识也不一样,这只人鱼啥也不懂,这怎么跟养了个婴儿似的。

关于为什么要买下这只人鱼王马有自己的考量,不过之后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呢,还是先从基础的开始吧。并不是什么难事……什么的怎么可能啊,王马最不喜欢教育一类的事情了,虽然这并不说明他不喜欢心思单纯的人……鱼,从人类的角度上说的话。

秉着“想亲近动物就先给它食物”的原则,王马从自己身上摸出一袋也是唯一一袋真空包装的火腿肉,放在浴缸的边缘。这个方法真的很有效,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往人鱼那里一瞥,发现抱着尾巴缩成一团的人鱼从膝盖——如果隆起那部分可以这么形容的话——上方露出的眼睛,亮晶晶地闪了一下,应该意识到了这是可以吃的东西。

内心小小的雀跃了一下,王马离开浴室去他那个除了panta几乎一无所有的柜子里试图翻找一些可以吃的东西(拍卖会的人告诉他最好给肉吃)。就在他艰难地翻出了一包用以配方便面吃的火腿肠并且人生第一次感叹自己的饮食是多么不健康的时候,从浴室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他想着是不是不合胃口之类的拎着火腿肠回到浴室,发现人鱼捂着喉咙面露痛苦的神色在咳嗽,地上掉落了被啃得七零八落的……包装袋……

连开封都没有。王马拾起包装袋看了一会,火腿肉连同包装袋一起被啃得碎了几块,整个袋子湿答答的,明显是嚼成一团就试图咽下去了,不噎着才有鬼呢……这一不小心噎死了岂不是亏得肾都要没了吗。

这么没有常识的行为他是第一次见,虽然这并不能怪那只完全没有接触过人类文明的、现在因为不停的咳嗽而憋得满脸通红的可怜人鱼。

不过沟通是没用的呢。随手把包装袋扔掉,王马三两下剥掉火腿肠的外包装,放在手心里递给人鱼。人鱼看上去有点被欺骗的不信任感,但是到底还是饥饿占了上风,小心翼翼地接过去吃了起来。

明显能看出他开心了,小动物一样。王马笑着又剥了一根,心想传说中人鱼的眼睛可以昭示他们的心情,这还真不是假的。在递给人鱼的一瞬间他想起一个认识的中二动物饲养员的话,于是在人鱼即将触到火腿肠的时候他站起来,凭借(难得的)身高优势将火腿肠高高举起。现在的表情是即使很少接触人类的人鱼也能看出来的恶意——换作是他的部下来看的话,他们会迅速意识到他们的总统准备要搞事了。

他一只手举着火腿肠,一只手指着自己,笑得灿烂又邪恶:“人鱼酱要先叫我的名字才行哦~这是人类的基本礼貌呢w”

人鱼不知所措地瞪大了眼睛,在王马说出的一长串东西里他只听得懂“名字”这个词。

意料之中的听不懂啊。不过如果是聪明的人鱼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来,说——王马小吉。”

人鱼歪了歪脑袋,一脸的不明所以。

“王马——小吉。”

人鱼眨了眨眼睛,双唇微张,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说嘛说嘛!人鱼酱你再这样我就要哭了哦!来跟我念——王——马——小——吉。”

然而人鱼并没有给出回应,甚至在思考这位少年是不是脑袋有什么毛病,为什么要总是指着自己重复同一句话,还不给吃的。

……尬,太尬了。王马又是人生第一次的觉得自信和自尊受到了强烈而无奈的打击,而且作始作俑者还一脸的无辜。

“呜哇啊啊啊啊啊人鱼酱啊啊啊为什么不理我呜呜呜呜。゚(゚´Д`゚)゚。”

事实证明除了给吃的,假哭也是很有效的一个亲近人鱼的方式。最原被吓了一跳,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突然就哭了起来,而且还哭得特别凶。他虽然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但是作为一只好鱼,他觉得自己莫名地负起了责任。

是他的名字吗?是不是重复一遍就可以了?

“王……马……小……吉?”

少年猛地停住了,瞬间换上了一副惊讶的表情。最原虽然想要吐槽说他翻脸也太快了,但是想想毕竟吐槽他也听不懂就罢了。

“人鱼酱可以再说一次吗?”

最原不知道他又在说什么,只要继续说就可以了吗?就当是这样吧……

“王马、小吉。”

王马第一次听到人鱼说话。该怎么形容呢,一颗全世界最有价值的钻石被一层软软的白纱蒙上,却神奇的让人觉得这样才是最美好、最动人的。

王马坐在浴缸前面,看着人鱼吃火腿肠吃得欢,想想今天出现了人生中这么多第一次,搞得自己反而才像是什么也不知道的那一个,不懂是好事还是坏事了。不过……

“一点也不无聊嘛。”

TBC

☆把最原当动物养,你良心不会痛吗总统。

评论(3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