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陆上歌声03

#组织老大吉×人鱼最
#强烈的精神倾向
#小吉多爱说谎私设就有多少
#也许会出现的知识性错误,很抱歉qwq
#有狛枝和小吉的养父子关系设定,也许会出现的一点点狛日(←写完才发现根本看不出来┐(‘~`;)┌)
#好像高产过头了,之后可能会拖更(笑)

☆゚.*・

王马听到浴室那边传来滑溜溜的“砰咚”一声,心想最原酱可能是自己爬出了浴缸。他停下笔,朝浴缸那边喊了一句最原酱有没有受伤啊,听到那边好听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回复了没事,才继续写他的计划书。

养着这只人鱼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王马买了个新平板,里面下载了各种婴幼儿识字发音常识学习的教育软件,每天就丢给最原自己捣鼓着玩。虽然一开始最原接过平板下意识的就要啃,不过现在已经能很好的使用这类高科技产品了。

听见最原一字一句的跟着软件里的机械女声读着每一个单词,王马心中腾升起了一种带小孩的奇妙感觉——最原得到平板的当天晚上,王马到浴室来投了食之后就想出去叫份外卖,但是人鱼伸出手小心地拉着他的衣角,指着自己犹犹豫豫地吐出几个破碎的单字:“最原……终一,是……名字。”

天啊他当时跟磕了药一样突然兴奋,甚至想要开它一百瓶摇过的芬达庆祝一番。冷静下来之后他觉得神奇极了,之前连带着组织干了最大的一票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他看着手边堆起来的幼儿读本教材不禁感叹,心想这就是做父母的感觉吗。

最原对人类的认识进步很快,王马外出的时候最原就跟着平板学说话。几天下来他已经能听懂王马说的大部分话语,也能看懂一些简单的文字了。虽然从一开始被怂恿着叫“王马♡(←自认为)”变成了现在的“王马君”让王马有一点点的不爽,不过到目前为止能够进行基础的对话也让王马觉得挺不错。

不同种的生物之间一起生活必然会出现需要磨合的内容。比如王马每天都会变着法子搞到不同的鱼罐头给最原吃,试图给最原安利芬达(这种行为差点让他得到一具人鱼干尸);将最原强行带到沙发上晾干,猝不及防看到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和一个非礼勿视的东西并被最原尖叫着甩了个巴掌;他拿出自己的衣物给变成人类的最原穿,结果发现对方太高并不能穿得下之后狠狠地假哭了一阵;又或者晚上把最原捞起来带到床上睡觉,最后顺利——如果被最原一个鱼尾巴糊到脸上也算顺利的一部分的话——协商,给最原一个过渡的时间让他在水缸里休息。

而最原每天都在同王马和平板相处中度过。不得不说这个人类少年——应该叫王马君了,把他照顾得很好,每天给吃给喝——那个被叫做芬达的东西除外,液体经过味蕾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喝下去的瞬间最原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要烧起来了,吐掉也无济于事,导致他那一整天就算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都不敢碰任何吃的东西。

最原看着浴缸边放着的开了罐的鱼罐头很是无奈。其实他并不需要吃那么多东西,相反吃得太多会让他长胖。虽然人鱼居然是易胖体质让他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不过不吃东西更是会让他有罪恶感——王马看见他不吃就会说着最原酱是不是讨厌我之类哭得很凶(他真的很想吐槽说怎么说哭就哭呢)……然后第二天在浴室放置更多的鱼罐头。

结果是他做了妥协,每天吃下那些鱼罐头,然后多余的能量通过在水缸里游动来消耗。不过最近他发现自己肚子附近的肉变软了让他觉得很惊恐,这事又另说了。

实话实说,虽然王马时时会给他带来一些令他心绞痛——他认为这可能是换了一个生活环境所致——的心灵冲击,不过他还是知道王马并没有什么过分的想法,甚至会感受到王马偶尔散发出的关心。

人们总以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除自己以外的物种什么都不懂——有时他们连比自己弱的人类都鄙视得不行呢。心思单纯善良的人鱼其实什么都知道,通过一个人的一声一容就能判断他到底是在表达什么。愤怒、悲伤、嫌恶、好奇、善意他都能感受到,但王马表现出来的感情并不包括其中任何一种。这种感觉他很陌生,但并不讨厌。

就假定他是一个好人吧,最原这样想。虽然住在这里也不错,不过海里毕竟才是他的家。于是他每天都努力地学习人类的语言,期待着能跟王马好好的沟通,拜托他带自己回到海里的那一天到来。

☆゚.*・

“所以,你来这里干什么,狛枝酱?虽然我很欢迎你啦。”不过是说谎呢。

“啊啊,虽然很抱歉我这种垃圾虫居然擅自的过来了,不过我还是想看看自己充满希望的孙子……也许是孙女?”

王马一边假笑着说诶好开心哦,一边飞快地打着算盘考虑怎样才能把他这个脑子有点毛病的——养父,打发回去。

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麻烦事的起因不过是刚开始他因为担心自己没有养孩(人)子(鱼)的经验而给这位保持着超低频亲情的名义上的养父打了个电话——

“我想知道当时你是怎么养我的。”

只是问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众所周知最可怕的事情是,当一个脑子有毛病的家伙很聪明的时候,这意味着事情会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难……难道王马君有了孩子?!啊我这样的渣滓也要有孙辈了吗,多么幸运啊!!虽然有点担心这样巨大的幸运会带来怎样的不幸不过王马君真是充满希望的——”

啪嗒。

然后王马就挂了电话,并决定自己上网查找相关资料。

现在这位明显在来的路上就遭遇了不幸的、白色海藻头都变成了爆炸头的狛枝凪斗先生,正兴冲冲的放下手里提着的大大小小的袋子往屋子里走。他们的年纪并没有相差特别多,说到底也是因为领养所以才是名义上的养父,两个人都不喜欢制式化的关系,平时也以自己的习惯相称。

“那么,王马君充满希望的孩子在哪里呢?说起来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呢,啊,虽然不是质疑王马君的能力,不过不得不说对此我很欣慰啊!”

“诶,狛枝酱这样说我好难过啊!——虽然是骗你的。”

“啊哈哈,是这样吗?”狛枝整理好身上的衣服笑得深沉,“不过就算是我这种臭虫,也很想知道我上个月刚抽中的奖金有一半去了哪里呢,王马君。”

“……。”

俗话说得好嘛,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

“……可不要对最原酱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怎么会呢!最原,这是姓氏?我还以为会姓狛枝——啊算了吧这种垃圾姓氏——姓王马也是希望满满呢!”

这样说着王马开了两个锁两人才进入了里屋。王马喊了一声最原酱你在哪,回应他的是一阵吐泡泡的声音和哗啦的水声。王马和狛枝往水缸那边看过去,发现最原浮上水缸顶部露了半个头出来,往他们这边看了一会,露出一个害怕的表情往后面退了一下就要下潜。

“啊,最原酱不要担心哟~”王马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最原在想什么,“这个人买下你之后会好好对你的~嘛骗你的,不会卖你的啦。”

好在最原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半信半疑地没有再进一步表达不信任,而是点了点头。

“王马君,这是人鱼?”

面对狛枝近乎于棒读的发问,王马表示了骄傲自豪的肯定,并提前准备好了耳塞应对接下来一定会出现的希望厨发言。

“——多么洋溢着希望与未来的物种啊!!啊,我这样连垃圾都不如的家伙居然有幸能看到这样的、这样传奇的生物,啊啊这真是死一次都抵消不了的幸运——”

王马看了发着病的狛枝一眼,给受了惊吓的最原做了个“千万不要跟他玩”的口型,然后假笑着以拿饮料来为由暂时(用跑的)离开了房间。

剩下狛枝与最原双双对视着。就在最原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的时候狛枝四处看了看竟然找到了王马刻意藏起来的阶梯,踏着轻快的步子攀到了水缸顶部笑眯眯地看着浮在水面上的最原。

最原的内心弹幕池一瞬间刷满了“妈妈和春川小姐说不要跟陌生人类说话”、“王马君说千万不要跟他玩”和“这个人看上去好像比王马君更不正常些”,然而狛枝开口了:“最原君,是吗?可以稍微说说话吗?”

——是人鱼的语言。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春川小姐,对不起王马君。

“您会说我们的语言?……为什么?”最原靠近了狛枝,问出一个傻乎乎的问题。

“叫我狛枝就好了,最原君……啊啊还是算了,这种名字怎么可以玷污人鱼的喉咙呢!人鱼的语言吗……嘛,是一个不值一提(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的混血人鱼教给我的呢。”狛枝的眼神微妙地闪了一下,而后又兴味盎然地看着最原,“我这种人怎样都好,还是来谈谈你的事情吧!或者说,王马君——你应该知道他的名字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王马君,他……唔,”最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歪着脑袋想了一会还是只能挤出一句干巴巴的“还……挺好的。”

看到狛枝作思考状点了点头,最原怀着一点点同类感忍不住问了一句:“狛枝君,你……能帮我回到海里吗?”

然而狛枝笑吟吟地说:“嗯……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这样比较好哦。”

“最原君可能不知道呢,人鱼在人类中可是无价之宝哟。我觉得现在就带最原君回去的话是又招摇又危险的行为。”狛枝托着下巴抱歉地笑了,“而且从个人层面我也不希望最原君就这么回去呢。”

“个人……层面?”最原睁大眼睛,水珠从呆毛尖儿落下来。他发现他好像有点听不懂狛枝在说什么了。

“当时呢,王马君最吸引我的部分就是,在我看到他的时候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希望。”狛枝环抱双臂,一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样子,“自从最原君来到这里之后,王马君连眼神都充满着希望之光!啊啊,斯巴拉希!!”

最原一脸被吓着的表情,已经完全听不懂狛枝说的话了,尤其是狛枝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后说的完全是人类的话语。

他在说什么?是说我来到这里之后,王马君有所改变……的意思吗?最原不太懂,只一脸懵地呆呆看着狛枝。

“狛——枝——酱——!”

看着王马在地上捏着两瓶芬达一脸危险的微笑朝上面看,狛枝说着哎呀被王马君发现了之类打哈哈的话就下去了。最原探出头来看着下面,狛枝自然地接过一看就知道很危险的芬达,自然地打开并不出意外地被喷了一脸,王马和狛枝互相自然地对对方露出嘲讽的微笑,然后王马送走狛枝,砰的一下关门,最原根据声音判断王马又在大门和里屋门分别多上了一个锁。

王马回来沉着脸踩上阶梯,最原看着他的动作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最终在王马停在他面前的时候,千言万语化作一个问句。

“王马君,斯巴拉希……是……什么?”

……王马现在在十分认真的考虑,要不要在最原身上装一个精神防爆装置,专防狛枝凪斗的那种。

TBC

☆跟谁学都是学坏,心疼最原一秒。

评论(3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