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王最】陆上歌声06

#组织老大吉×人鱼最
#强烈的精神倾向
#小吉多爱说谎私设就有多少
#也许会出现的知识性错误,很抱歉qwq

☆゚.*・

王马觉得,今天应该是挺不错的一天。

天气是不阴不晴的,空气中飘着清爽的露水香。正是因为太过普通,所以才没有任何违和感,不管是人的放松程度还是大街上的人流量都恰到好处。

适合潜入,适合埋伏,适合火拼,更适合逃跑。简单来说,就是适合搞事。

很好,很好。天时地利。虽然人不和,不过这样最好。

他哼着小调出了门。锁门的时候往大门的门锁里卡了根不长不短的铁丝。

☆゚.*・

他出去了,按照行程推定,他应当是有暂时回不来的工作才对。

最原用蓝色的大毛巾——这是王马买给他的专用毛巾,手感很好——把身体擦干,迅速地换上了不太显眼的黑色衣装。因为从一大堆女装中间挑出能穿的衣服实在太花时间了。

王马不是个爱收拾的人,生活作息一团糟,没工作的时候他待的地方周围地板几乎没有能落脚的——都是空芬达瓶和零食袋。最原揽下了除做饭以外几乎所有的家务,毕竟是被包养的,作为一只有良心的鱼,他不做点什么总觉得很过意不去。

所以他才有机会收集到一些作为开锁工具来说最好用的硬质一字夹。即使他并不知道王马为什么会用这种东西还散落得到处都是,不过他没空也不需要去追究这些了。顺带一提,王马好像没有收集零钱的习惯,所以100日元之类的零钱也同一字夹一样扔得到处都是……所以最原帮他做了这工作,只不过目的是私用罢了。

排查过除了少量现金和提前画好的路线图之外有可能携带在身上的任何会暴露身份的东西之后,最原戴上帽子,开始着手处理里屋的门锁。

☆゚.*・

王马与DICE的成员在大街上隔空交换了今天的行动情报。他一边朝着下一个汇合点走,一边打开手机查看状况。

看来这个小可爱的反侦察能力真的挺不错,竟然把大部分追踪器都留在家里了。王马收好手机咯咯笑起来,假装不经意一样从身边经过的部下口袋里抽出了必要的信息。

实际上较一般人来说相对瘦弱(看上去)的身材给他的行动做了不可忽视的掩护。扒手技能也是总统必备技,他很肯定没有人能注意到他的行动。

就像他很肯定自己一定能掌握最原的动向一样。连同想法一起。

☆゚.*・

大门的门锁很难撬,但最原最终还是把门打开了。其实他可以走侧门,但侧门的保密程度和解锁难度都很高,说不定还有很多陷阱在。反倒是通向大门的路比较一本道,对于逃脱来说是不二之选。

开大门的时候弄断了两根夹子,结果上是卡在门里的什么东西压住了制动栓,最原才得以有机会挑开锁簧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总算是打开了,不是吗?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慢慢思考了。

因为有东西在里面卡住了,所以把门归位也是很麻烦的。最原推了舌片好一阵子才把门推回去,虽然这种状况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是——最原看了一眼远处的发射塔,他得先到达那里才能走下一步。王马的家离海比较远,但是如果能从周边绕过去说不定能提前到达目的地。他上网搜到的常规路线是旅游路线,从人多的海域入手反而会增加暴露的可能性,所以他一开始就是冲着郊区的海域去的,从这点来说这所住宅倒也是近海。

接下来就是没有也无法做事前准备的挑战了。

☆゚.*・

王马换了个手机,在加密局域网中给自己的部下发去了信息。

“‘他’在移动中。靠近发射塔的人要密切注意‘他’的行踪,其他人按照原计划监视目标的动向。”

他调开安装在屋子里的监视器,结果只看见一片黑。这不是信号断了或者坏了,只是镜头单纯地被堵住了。很明显的,最原不知道如何摧毁或使监视器失效,于是把他可能想到的地方都用衣服,或者布,也有可能是黑胶带——这些他提前买了很多放在储物柜里,被找到不奇怪——封锁了。好一个小侦探。

哦,侦探——好像挺不错的,如果是最原的话,一定能当一个出色的侦探吧。很配恶之总统不是吗?改天怂恿一下他好了。

——如果他回来了的话。虽然不太可能啦。

☆゚.*・

避开人们的视线并不难。通往发射塔的路要经过人流密集的街,只要贴着墙边走就没有什么大碍,足够假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

线路图就在口袋里,但频繁地拿出来看说不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被当做游客或外地人而遭到抢劫或拐骗——想到这个他抖了一下——也是非常糟糕的情况。

他记得路。发信塔相当于这片区域的交通枢纽,想要通往其它地方必然要经过发信塔的周围。王马带他去游乐园的时候他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也没少往外头看。他一直觉得自己记忆力不错。

他把帽檐往下压了压,继续往前走。

☆゚.*・

其实在豪宅外面巡逻的那些壮汉保镖也有他们比较吸引人的特点。老实说吧,他们的特点就是当真的出现入侵者的时候,他们可以蠢到很完美的程度。

王马翻进豪宅的时候冲着底下的保镖们吐了个舌头。这扇窗下去的路通往的是豪宅的生活区,要窃取的资料的确都在生活区没错。毕竟是搞大买卖的人,再怎么也不会把这么贵重的资料放在显而易见的工作区,比如说书房之类的地方。再怎么蠢的人都不会。

屋子里明显是加强了警备的。可惜富豪大多崇尚奢侈的风格,地板上铺满了厚重的羊毛地毯。王马觉得即使他在那里跳支踢踏舞都不会有人发现,虽然他现在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戴上查看红外线专用的眼镜,凭着记忆往规划好的路线走,撬开通风口盖钻了进去。

☆゚.*・

最原躲进茂密的林木之中艰难地走着。用鹅卵石——或者别的什么石铺成的路就在他不远处,但他只是沿着小路的方向在树间行走。他不想在空荡荡的小路上显得太过突兀。

刚才为了避免被跟踪他转了几趟车才到达这附近,乘坐最后一趟车的时候他提前了两站下车,为的就是减少被怀疑的几率。他计算得很精准,几趟车坐下来他身上正好一分钱都没剩。线路图也早就被他丢弃,现在已经是一身轻了。

他车坐得有点晕,走着路都是轻飘飘的,好像回到了幼时第一次上岸学走路的时候。

路途比他想象的还要长。他稍微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一点怀疑,但当有风吹过,带来了一阵熟悉的腥咸气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又满血复活了。

我所做的事情没有错……他这样想着,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

腐蚀剂是好东西。

王马乐呵呵地收好盗取的资料原路返回,不过换了一个方向绕了点路。毕竟同一个地方走两次可能会被发现。

他不担心地板有机关会把他关在房间里。毕竟目标人物是个超没安全感的人,王马知道他每隔一会就会回来检查资料,所以他肆无忌惮地踩进了摆设着大床的卧房。

本来他已经做好了破窗而逃的准备——因为保险柜锁是电子锁,而电子锁极有可能跟移动终端相连,这意味着只要有人输密码开锁主人就会发现。但意料之外的是王马在穿梭房间之中发现了一小瓶想藏但没藏好的腐蚀剂,于是他很心安理得地就用腐蚀剂破坏了备用钥匙孔。这样一来时间就充裕很多,计划顺利实施的可能性会大大提升。

你看这种人,就很傻。

但他接下来没有急着脱出豪宅,而是去了警备力度最强的区域。

☆゚.*・

最原躲在岩石后面,旁边有树木挡着,他暂时不担心会被发现。但时间一长就不一定了。

沿海的那一带居然有人在巡逻。保镖,还是卫兵?他不确定,但无论是哪一种都对他非常不利。

他看得出他们已经有点倦怠了,站着的几个走得有气无力,不时相互说说话,站定的时候还有些驼背。虽然如此,但最原也并不敢保证偷溜过去就一定不会被发现。一旦被发现他百分之百确定自己是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反抗的,被抓住自不用说,之后会怎么样他根本不敢想。

该怎么办……

在脑海中浮现起某人的笑颜之前最原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的思维工厂赶快运转起来。即使它现在好像生了锈。

☆゚.*・

“‘他’已经到达近海。没有被跟踪。周边有目标设置的卫兵。”

王马是蜷在通风口边时收到这条信息的。从面前的百叶窗可以看到今天的目标人物正在暴怒中,大概是已经发现资料被盗了。如果现在让他发现犯人,他大概会集中自己所有的人力去抓捕吧。包括散落在城市各处的、以防万一的防卫兵。

谁都不知道一张小纸片居然会有如此巨大的号召力,对吧?只不过有人在上面写了几句话而已。

他想到这里,偷偷地笑了一下。

“照片。”他发送了两个字。

很快他收到一张图片,图片上是最原刚下车时的背影。脸微微侧着,虽然被鸭舌帽挡掉了一大部分,不过从这个角度也可以勉强看到他的一边眼睛和长长的睫毛。

坚定了心之所向,没有束缚,无所畏惧的你。

这才是你……最原终一,我亲爱的小美人鱼。

王马吻了一下手机屏幕,然后收好手机,一脚踹开了通风口上的百叶窗,发出震耳欲聋的、令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巨大声响。

与此同时提前设置好的信息适时地发送了出去。

“保证‘他’周边没有任何人。做完检查后立刻回到目标地点接应。”

☆゚.*・

不知道为什么卫兵们突然就神色匆匆地撤离了。最原没敢轻举妄动,直到他确定了周边已经没有人之后才小心翼翼地从岩石后面出来,迅速的换了个躲藏的位置。

他就这样小心地一点一点地躲藏着,慢慢地接近了一些他熟悉的地方。海风送来的熟悉气息仿佛让他拥有了用不完的动力,他一步一步地向着他真正的家前进着。

终于他到达了他最熟悉的岩崖之下。他以前经常来这一带区域,因为鲁莽的人被这里汹涌的海浪卷走的事情时有发生。他以前是来救人的,即使这次回去之后他并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做。

岩崖之下的礁石群是绝不会被人发现的。他站在礁石中间,面对着大海。海浪被强风吹得异常狂暴,哗啦啦的击打岩石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在为他的回归而欢呼一样。

他褪下身上的衣装整齐地叠在礁石后方一小块干燥而且干净的陆地上。当他摘下帽子的时候他想这些得找个机会还回去才行,再次转身准备跳入海中的时候他竟然觉得有些想哭。

是喜极而泣……还是别的什么呢。

他不太懂,但也不想去懂了。

他闭上眼睛,然后温暖的海水包裹了他。

☆゚.*・

事实证明DICE就是DICE,即使在绝对的困境中也可以全身而退。除了王马手臂上受了些擦伤以外,其他都顺利得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上帝的宠儿。

衣服有地方破了,被他随手扔在一边。水缸玻璃安静地反射着熠熠蓝光,当中的海水平静得如同宝石一般美丽。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坐在沙发上独自一人为伤处擦着药。

王马觉得,今天应该是挺不错的一天。

有一点疼而已。他缓慢的挪动着药用棉,这样想。

TBC

☆所以我说谎了。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