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风☆三伏天战士

各种东西存档的地方。
永远的偶像是文月海٩( 'ω' )و
月pro无期限沉迷,当前除了海君以外是Growth的卫君推。
ff14万岁

【海隼】从背后看到的风景

#惦记了好久终于把党费交了,虽然出来的成品跟写作初衷有一点点不一样
#可能存在的意识流和ooc



“去兜风吧!”隼说。

其实海只犹豫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下。按往常来说的话他应该是要拒绝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坐上了自行车前座。明明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告诉他的隼看着他笑眯眯的,迈着优雅地步子走过去,说着“可不要摔倒哟”就坐了上来——还是侧坐,就是所谓的少女坐姿,虽然不得不承认这看上去的确很高贵。

似乎已经不存在什么拒绝的权利了,不明就里的男人从喉咙里挤出了几声抱怨般的呻吟,认命一般揉了把自己的头发,回过头来告诉隼小心不要掉下去,更不要突然觉得无聊了就睡着——然后一头栽倒。

隼没有应答,只是在后座眯起眼睛看他,哼哼地笑了。

这不是一时兴起,这是隼惦记了好久的事情了。有一次Procella成员们说起自行车的话题,海顺口说了句什么时候要是能来场全员骑行就好了。虽然那天的话题不幸歪向了日常交通工具到底是几轮这种奇怪的走向,但是这事儿就刚刚好被隼记住了。虽说是记住了,不过他没打算去学怎么骑那个双轮的东西,毕竟有海在嘛——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一路平稳。自行车破开安静的风,链条发出咔哒的轻响向前进着。暖光在海宽阔的肩膀附近流动着,其中有一些印在他的身上留下或浅或深的阴影。海为他挡去了大部分有些尖锐的风,隼一边保持着平衡,一边把视线延伸向更远的地方。

阳光被路边的毛榉树过滤成细碎的斑点,附近国中的女学生们成群结队穿着改良过的水手服走在树荫下,裙角因为轻轻跃起的动作而扬起微微的弧度。自动贩卖机上好像贴了新的饮料广告,应该是夏季特供的绿茶,而对隼来说只要用他和海的应援色做包装的那款奶茶没有下架就平安无事。车速放慢的时候隼嗅到一丝熟悉的甜香,抬头看去是他们以前常去的那家甜品店,大抵海也在估摸着给寮里的饥饿儿童捎点什么回去吧。

“挺久没在这边走过了,这条街还是没变啊。”

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借着风吹过,盘旋在隼的耳边。干净爽朗,却在总在话语间藏了一抹温存的笑意,仿佛一根浅色的丝从银河尽头垂落,上头有鲜花常开,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人的手腕上,拉着人往更广阔的地方去了。

他低低地说了句“真和平呢”却被海听了去,海吐槽说这发言真是满满的魔王感又笑说不过是这样没错,听得隼倒是不想再接话了。稍作想象便能在心中描摹出他现在的样子——俊朗的眉眼,笑起来上挑的唇角,灼热似火又温柔如水的眼神,足以揪得人心尖都滚烫滚烫的,像沸腾的蜜糖。对隼来说太过熟悉的感觉。

一朵花从树上摇晃着落下来,隼伸出手去却只捉到花瓣的一角。指尖莫名传来温凉柔软的触感,向伸展出去的方向游走,割裂了普通的日常光景,顺着裂口晕开模糊的色彩。

他稍微坐直了身子越过海的背后望向前方,一时间不知道他们正在去往的地方正氤氲着梦还是回忆。

他看见风恣意吹动草木,他听见世界在悲伤地叹息,他嗅到浓郁而沉重的铁锈味道,他感到飞舞的黄沙刺痛了他的眼。

他看见竖着兔子耳朵的国民们幸福安康,他听见他们对王的赞美与歌颂,他嗅到黄油面包配红茶的香气,他感到阳光暖融融地洒在他的身上。

他看见浓烟滚滚战火连绵,他听见无辜的受害者们在凄声惨叫,他嗅到被打翻在地的医药箱里的碘酒味,他感到燃着青色火焰的白虎正匍匐在他身边蓄势待发。

他看见被墨色染透了的天空,他听见不远处的怪物在低吼,他嗅到眼前飘动着的那张符上有新鲜的墨水味,他感到脖子上沉甸甸的珠串压得他有点发疼。

他看见一棵参天巨树周围晕着熠熠的光,他听见周围年轻的声音在嬉笑打闹,他嗅到清新的水汽和泥土香,他感到背后的翅膀在舒展和拍动。

他知道他也在这里。

他是战死沙场的士兵,他是管理国家的王,他是守卫和平的适格者,他是保护人类的道士,他是慈悲之环上的天族。

海背对着隼,对他说没关系,交给我,不用担心——然后很快就消失了,就连他的衣角都化作萤火虫般的星星点点,发出耀眼的光芒打着旋散去,留下一片光雾,一瞬的色彩美得令人窒息,但毫无痕迹。

所以尽管伸出手去也什么也抓不着。

“隼,如果你再这样抓住我的衣服我就不能呼吸了……”

“啊……。抱歉哦,海。”

隼终于松开手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听到海发出了一声解脱似的叹息。海咕哝着说自己的车技没有差到这种程度吧,隼打了个马虎眼糊弄过去,还为了弥补身为罪魁祸首的罪过伸手抚平了拉扯出的褶皱。

“海真是可靠呢。”

“嗯?虽然不知道魔王大人突然间是怎么了,不过还是谢谢啦。”

隼咯咯地笑了起来,悄悄地将手搭上了海的腰际。对方虽然一瞬间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原状,还往后坐了一点以便隼能扶得更稳。

有些高的体温沿着隼的指尖一路往上蔓延,慢慢地攀到心里去扎了根。大约是骑得久了,海的呼吸声变得清晰可闻,汗渍在他身后染了一大片更深的颜色,隼记得有人说过这样才比较有男子汉的气息——感觉还挺不错的呢。

“哦!今天的夕阳真美啊。”

像光流一般的暖色浮动开,投在有些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蜿蜒到他们的面前,中二一点说的话就像是光辉之途一样——稍微抬一点头就能看到了,撼动人心的美景,以及一个流着汗的男人帅气的半侧颜。

“通向幸福的路途……吗。”

“什么?”

“没什么哦~”

虽然只有一瞬间,或者说只有一瞬间也好吧——轻轻地靠近,靠近,再靠近一点,就能捉住的东西。

是从你的背后看到的风景。

END

☆以这篇起个头,以后要更积极地写他们才行!!两三年了还没交过党费真惭愧。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40)